大草原

2014-12-22 13:12 | 文/釰歌 | 297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去草原看看,儿时的梦想。很多很多年,草原之歌在不经意中哼唱,雄鹰在心的草原之空翱翔,狼在草原的深处悠长地嚎叫。草原的气息早就弥漫在我们的生活中,可我却没有刻意地去了解草原,没有留意网络的美图,没有在意影视中的舞蹈和花朵。也许生活让人无暇去关注遥远的美景,也许定格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单调。其实世界那么广大,美丽的景色那么多,即使在某个时候为某处心动过,也会为繁琐的尘事所淹没。

我终于来到了草原,在历经生活的平淡和磨砺心还有一点冲动的年龄里,在说走就走可以自作主张的那一刻,在朋友(亦可称驴友)的召唤中,在心灵的草原复活之时,2014年7月初,我走进了草原。

走成南巴高速,穿过成都、都江堰、汶川、茂县、松潘,一整天的车程,身心已疲倦。在夜幕笼罩下,进了若尔盖草原,透过车窗,夜色更浓。路边飘曳的经幡,藏包里的几点星光,还有在空旷的夜空中回荡的牧羊犬吠,偶尔擦肩而过的车灯——我来到你的身边,你已入眠。你想给我的第一映像,莫非就是深邃,神秘。我在汽车的轰鸣中来了,那些声音一定不会吵醒你,它还没有牧羊犬吠的响亮;我在落日余晖的指引中来了,那一闪而过的灯光也不会打扰你的美梦吧,它还没有藏包里夜灯千年不息的悠长。我不想打扰世上所有的人事景物,让他们按照自己的宿命去生长。尽管我只是一个来看看稀奇的过客,我也想在这里找到一些我生命中缺失的景色,以及那些景色中的灵魂。

一进唐克镇,便匆匆入眠。 当我们按预定时间起床的时候,草原早已经醒了。来到黄河九曲第一湾,阳光已经灼热。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都已经拥挤在观景道上。花开时节,游人如蜂如蝶。登上高高的观景台,抬望眼,绿原无尽头。云彩罩着头顶,凉风习习。极目处,蓝天苍苍,绿野茫茫。九曲第一湾在宁静的草原上如一弯耀眼的明镜,亮丽,平静,水慢慢其修远兮,滋养着一望无际的原野。白色的藏包零星的点缀在绿野中。牦牛一群一群的、星星点点的镶嵌在草原里。远处有几个牧人策马奔驰。平静的黄河,宁静的草原,安静的牛群,奔驰的骏马,都在一片碧绿的世界中。那些碧草,便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脚下,一片花海,草原之花没有那么硕大繁华,五颜六色,像星星,不注意看,只能看到一朵一朵的,仔细看,遍地皆是花朵,连着看,就是一片花海,只是很多花儿都隐藏在绿草之中,还有些花朵紧贴着地面,在泥土和牛粪的缝隙中开出来极小的一朵。那些花朵艳丽小巧,不同于那些名贵之花的豪华,是真正的狂野之花,高原之花。以后,从草类花朵到灌木之花,我们见到了无数处令人惊叹的花海。我走近黄河,到了伸手可及河水的岸边,观赏那清亮得如琼浆玉液的黄河之水,想象着雪山之水一路欢歌来到草原,在这里温驯而平和,慢慢的散步般走向遥远,孕育了华夏人类的过去、现在、未来。黄河的根源是清澈的、明丽的、与自然和谐共生。当她穿越无数个生态地貌区,她变得博大、复杂、汹涌澎湃。我想,华夏民族的文化性格是不是亦有黄河的生态特点。

中午,在强烈的日照下我们直奔花湖。 资料记载:花湖位于四川若尔盖和甘肃郎木寺之间的213国道旁,是热尔大坝草原上的一个天然海子。热尔大坝是我国仅次于呼伦贝尔大草原的第二大草原,海拔3468米。花湖经典的时间是在五六月份,湖畔五彩缤纷,好像云霞委地,而湖中则开满了水妖一样的绚丽花朵,这种植物看起来平淡无奇,在雨水充沛的八月把纯蓝的湖水染成淡淡的藕色,时深时浅,像少女思春时低头的一抹酡红。

这里是真正的草原之地,地肥草青牛羊壮。透过车窗,开阔的视野,能看到云山相接的尽头,有时在目所能及的地方还是隆起的草原。遍地牦牛群、绵阳群彰显了这里的肥美富饶。低洼处有闪亮的海子。游人停靠路边,在每一个风光旖旎的地方尽情的游玩。有片片金黄的、紫色的、彩色的花海从窗外掠过。雄鹰在蓝天上悠闲地飞翔。一车人欢呼雀跃,完全沉迷在了大草原境界,看到草地里窜出一只地鼠都惊奇不已。不知是花还没有开,还是来迟了,听从花湖出来的游人说花湖里面没有花。游人太多,我们决定不去挤热闹,到热尔大坝草原里玩耍,小孩子们都愿意去骑马。随便停靠在路边一个骑马场,老板远远地在招手。我们70多人一涌而出,老板的邻居都跑过来帮忙。从没有骑过马的我,这次一定要体验一下骑马的感觉。我一跃上马,骑在马背上,差点甩向另一边,慢慢的调整,感觉能控制重心了,藏族小姑娘在前面牵着,我骑在马背上摇摇晃晃,死死地抓住马鞍前翘起的地方,马每走一步,都觉得离摔下去只差一点点。我为马的力量担心,是不是可以载得起我,什么骏马哟,就是一个小马驹子。返回时,同行者叫我坐直点,他的专业相机对着我,我兴趣来了,笔直的、耀武扬威的让小姑娘牵向终点。那些小朋友兴趣颇高,有骑三圈也不想下来的。不管怎么说,我终于骑了一次马,体会是:马儿不是想骑就能骑得好的,放马由缰那是多高的境界啊。

在夕阳里返回昨夜住的唐克镇,太阳在车后落向地平线。天空出现更多的云彩,在远山,云头压在群山之巅,云山之间留下一道深幽的空间。草原的云彩大气磅礴,千姿百态。慢慢地色彩愈益浓厚,云比山更像山。车后的西天,一片彩色的天空。在经过一片沼泽地之时,有人发现了海子里倒影的美景,大呼小叫要停车拍照。

我们找了一位当地村官,商量让他带我们去到草原最美的地方露宿。小伙子热情、善意,带着我们去看他家从草原深处抓来的小狼崽,带上他的老婆,把我们领向旷野,选了一处较高之地。趁着还有点光线,搭起了帐篷,村官两口子帮着那些不会搭建帐篷的人。我们的帐篷群在草地里出现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草地安静地沉入深黑的夜晚,远处有牧民偶尔的吆喝声和手电偶尔一闪,零星的灯光在黑夜里时隐时现。我们开始了喝酒狂欢,席草而坐,举起啤酒瓶,争相向村官和他的夫人献酒。妹妹“扎西德勒”,兄弟切尔咝。这时我们和藏族同胞如同一家人,放开喉咙,融入了大草原,然后酣眠在草原之夜里。若尔盖,你不仅仅哺育了一代代高原人,青稞酒,酥油茶,酸奶酪,也是我心中的的美味,这诺大一方水草,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天堂。

明天,我将回到我的轨迹中去。大草原,在我的心灵空间已不再是梦幻。不管我对你的感悟是多么肤浅,我都有了生命中一段美丽的体验:野性,浩瀚,旷达,高远,宁静,娴美,斑斓。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