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湫游记

2017-08-08 09:14 | 文/一介老白 | 343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灵峰、灵岩、大龙湫,共称雁荡三绝。

灵峰夜景,昨晚已经游玩过了,晨起,进小龙湫景点,发现它的名字竟是灵岩景区,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说,雁荡三绝,二在龙湫呢?

景区入口处,有一卧石,上书“钟声长鸣”四个大字。联鑫全体同仁,在卧石前聚集,拍了一张合影,为我们的游玩,作一个开端的行进号。

正是炎夏,又是酷日当空,本应炽热难当,然步入景区,却清清凉凉,如入秋季。景区内林荫夹道,古树参天,从树林密密枝叶的缝隙处望去,山峰巅处,阳光耀目,而峰下林中,却找不到阳光的影子,如同阴天般,阴暗清凉。

入门不远,山道旁的石壁之上,嵌着一块青石石刻,上刻一首诗:“一夜黄梅雨后时,峰青云白更多姿,千条飞瀑万条涧,此时雁荡第一奇”,诗似乎是一位叫宁觉法师的僧人书写的,惭愧的是,我不知宁觉法师是何许人,大约就是灵岩寺的一个高僧罢!一般高僧,文化底蕴都不错,这首诗的意境也很是吸引游人,我的内心有几许疑惑与遗憾,这峰青云白,已有所见,不是梅雨时节,千条飞瀑万条涧,我们还能够看到吗?

继续前行,我们来到一个开阔的所在,高耸的山峰之下,翠绿的树林之傍,竖立着一个儒雅老者石像,走近一看,是徐霞客。徐霞客我熟,他虽然身在数百年前的明朝,但家乡是我家不远处的江阴,也勉强可算有点同乡之宜,而他疯疯颠颠、游山玩水的趣向,实在是深得我心。老徐啊老徐,你到过的雁荡山,老石我也来了!

山路看起来平坦的,实际上有点陡度,有些人走着走着,就累了,看这位帅帅的小伙,一屁股坐在林荫下的木椅上,不肯动弹。而这位老头子,却兴致勃勃地直向前走,连催他停下来拍张照都不愿停留。

不远处,有一座潘耀庭记念碑。潘耀庭是谁?民国时期的一个普通人,做个几年小官,却无仕途之心,乐呵呵地来到这遍山水之间,爬山涉水,植树造林,诺大灵岩寺,是他私有资产,却毫不犹豫地捐献而出,自已携老妻,于山辟之处,建一茅屋,开几亩小田,安度余生。试想一下,天下之大,几人能够做到!这是一个将灵魂与躯体都完全奉献给这片山水之人,值得在他所爱的山峰脚下,为其竖碑立传。

走过潘耀庭记念碑,行行停停,我们来到灵岩寺前。这实在是一个风水绝佳之所,寺依屏霞峰,壁立云霄,形若屏风,右右有展旗、天柱二峰遥遥夹峙,前面则是一遍绿草菌菌开阔场地,再加上黄墙墨檐雄伟状观的庙宇,风景秀美得,疑非人间凡尘。

从灵岩寺再向上,过天柱峰后,便渐渐走向登高的山路,先是浓荫下的步步石阶,继而渐渐走上一边倚山一边凌空的陡陗险径。风景也渐渐变得秀美如画,近处怪石嶙峋,奇峰林立,远望翠含远山,起伏如浪。而一边心颤颤的登山,一边耐不住伸脖眺望景色的经历,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气喘吁吁的爬一会儿,到了玻璃栈道,内心却大失所望。来时设想了多种惊险万状的景象,仔细一看,却因为摩损,玻璃表面已是模糊一边,窥不到脚下之景,更因为是平坦无坡,顿失险奇之味。

走过了玻璃栈道,却到了一个幽美绝静的所在,这是一个峡谷之中,两畔上头是怪石狰狞的峰头,一边是峡谷的进口,有一座方方正正的孤峰,如挚天石柱般,直直竖在进口处,峰顶端还长出茂盛的绿色,颇为奇异。

另一边是一潭绿水,水面上竖着一个观音佛像,潭水甚是清澈,能清楚看到水底银光灵动的一层硬币.

许多同仁,到这里便不想再走了,就让他们在这幽静之中,少许停留吧!

而我们继续向上,一探幽谷究竟。

越上越静寂,空无声晌,抬头望处,灰白的山石、湛蓝的天空、洁白的浮云,构勒出一幅绝色画面,震撼着空旷谷峰间游人空寂的心。有人的回音传来,纵目远望,却无人影,沿山道几个转折,终见到谷间一泓碧绿的潭水,潭边有朱色长亭,几位游人,正驻足稍息。

这水潭大约就是小龙湫的源头了,只是此刻石崖上干枯枯的没有一丝水流,那雪浪咆哮的风景,我们是无福得见了。

无福得见就无福得见罢,我们沿着幽静清凉的山径盘旋而下,沿途水清山秀,风景怡人,行一段路,见黑黝黝崖石下,有一宽底尖顶,形长如船的石块,横卧涧间,石体有隙,不时渗出汩汩泉水,有人正伫立石上,弯腰等水。走近一看,旁竖一碑,上写石船神水,于是,同行游人,纷纷争先等接神水,我自也不免俗,等来一瓶泉水,仰脖喝下, 一股清凉,透彻了心肺。

再往下,沿来路而回,我来到巍巍高耸的天柱峰下,觅一荫凉之处,坐下来,泡一杯香喷喷的毛峰,静静等待凌峰表演开始。

就让采斛人在悬涯上,形如蚂蚁般的娇捷身影,为我愉快的小龙湫一游,作一回告别仪式罢!

评论

  • 驰骋韬略:您好,我是《微文美刊》编辑,您的诗歌非常好,《微文美刊》微刊和纸刊出版特向您征稿,邀请您参加,如有意向,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微文美刊”(wwmk66),或加编辑微信dxh688(注明散文吧)

    赞(0)回复2017-10-22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