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鹅湖写真

2010-12-12 22:02 | 文/任翔 | 1797次阅读 | 相关文章

【任翔】

好几个月没有去官鹅湖了,心里还真有点淡淡的怀念。初冬的一日,天终于放晴,我也恰逢周末,于是一个人步行二十里来到湖边。那里立着一块巨大的假山石,上书“官鹅湖”三个灵动的红色大字,旁边还有一个新造的躲避风雨的长廊,一处挂满金黄玉米的农家小院。春天和夏天我喜欢独自来这里,享受山中的清净与美景,享受背离城市所带来的快意。

美丽的官鹅湖好像睡着了似的,西子一般的娇媚,周围安静得能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没有人影,没有车声,也没有虫儿唧唧,只有我一个人徘徊在这山谷里。翡翠绿的湖水清澈极了,清澈得半个山坡倒映在水中,水一荡漾,山坡也在荡漾,满山的红叶和绿树也在荡漾,我的心境也开始荡漾。官鹅姑娘为爱情跳崖殉身,她的眼泪化成了这汪伤心的湖水,像一弯月牙默默地和蓝天白云对视。也许天上的月亮就驻足在这里,一到黄昏便升上天去也未可知,反正在我的心里,这汪湖水是有着特殊的灵气的。

湖边上满是枯萎的花草和芦苇,一片从深秋里走过来的痕迹,但是阴面的山坡上茂密的树丛间,居然还有鲜绿的藤蔓生长,那是寒霜没有袭击到的地方,原来寒冷的初冬里还有生命在悄悄歌唱。轻轻走过薄薄的积雪,走过一团团的野棉花簇拥的夹道,看到明亮的冰块利刃似的伸向湖面,厚厚的绿藻珍珠一样在水中晃动,阳光照上湖心,水面波光粼粼,恍若夜空的万点群星,要是再有一首山歌从水面飘来,那可真胜过江南水乡了,这情景怎能不使人欢喜?

冬天浓雾稀薄,晚阳不再热烈,但却是那样地深情依依,羌寨也不再那么神秘。寨子里的树上挂满了大红灯笼,就像干枯的树枝上挂着的金桔或柿子。通往寨子的小路边,有悉悉索索翻树叶的声音,原来是鸟儿在觅食。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里面的鸟儿还真是多,美丽的羽毛让我着迷。冬天正是爱鸟协会的会员们拍照的时间,因为光秃秃的树枝上容易看清楚它们漂亮的身影。但是它们的警惕性太高了,我一张都没有拍到。但是我仍然没有遗憾,那些机敏的鸟儿,至今还在我心窝里跳跃,美丽的羽毛并没有丝毫的褪色。

初冬来这里,为的就是欣赏别样的风景,感受一种孤独的美。我私下认为,官鹅湖是一架美丽的钢琴,要靠欣赏者用灵巧的双手弹奏出雪峰的坚韧,溪水的欢快,野花的芳香,彩虹的绚丽。在别人的眼里,冬日这里的一切并不怎样地惬意,但是我却由衷地喜欢。我的色彩记忆能力真的很强,我从冬天的枯萎中看到的却是春的绿枝,夏的红花,秋的黄叶,一切都富有生命热烈的气息。我热爱的就是这种冷峻的美,这种美让人变得成熟,让人变得坚毅。特别是踏着薄薄的碎雪,就像踏在软绵绵的席子上,那种头也不回走向深山的昂然劲儿,是勇于出世的人才有的气魄。

官鹅湖,就这样静悄悄躺在这幽静的山谷里,沐浴着山顶的阳光,竹林的雨露,倾听着山谷的溪流声。千年的风雨和沧桑铸就了官鹅沟的九奇之美:奇山、奇水、奇峡、奇瀑、奇树、奇花、奇湖、奇石、奇草。而官鹅湖就是这九奇中的眼睛。你看,有几只野水鸭,从水面飞起一道直线,面对这种美丽的诱惑,谁能有勇气拒绝?站在官鹅湖边,用芦苇杆蘸着浓得化不开的绿墨,任意挥洒自己的思绪,就成了冬天最美好的诗句。

2010/12/0/12甘肃宕昌一中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