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忘

2010-11-10 19:26 | 文/伊洛斯遗忘的角落 | 1975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文/伊洛斯遗忘的角落】

记忆化为深秋的叶,随风飘落。此去悲凉,淡抹忧伤。但至少和大地是相近的,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落叶亲手把自己葬了,葬在这等待,等待岁月的掩埋。千百万年以后,或成风;或石;或流水。那紧锁的缝隙,锁住了所有的往事,有风的萧瑟;雨的旋律;光的舞姿。

人脑的奇妙在于它能选择性的记忆或遗忘。有人可以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发生所谓的一见钟情,而有人则没这么幸运地成为丘比特金箭的靶心,他或许在若干天之后被梦惊醒的某个深夜,还清晰听到肆意晃动的树影疯狂追逐着被路灯扭曲的身影时所留下的一声鸦鸣;或许这只是他千百次夜路中的一回,在进门的一霎那,鸦鸣和身影也拒绝在了门外。就如喝茶的动作,你不会记得你上次是以45度还是90度喝到了茶。以现在的生物学和医学境界,脑神经生物学家或者医学工作者或许能阐明这差别的关键所在。

昨晚极其罕见地做了一个极其罕见的梦,梦中有你。晨起,睁眼的刹那,莫名的悲凉席卷全身。这注定又是个梦游的一天……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