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记忆的芦苇

2014-12-31 12:40 | 文/网友推荐 | 266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还没来得及

脱去秋天的盛装

苇穗,已经穿上一身带刺的锋芒

雪霁或者风过

晨曦或者夕阳

都能在芒刺的缝隙

衍射,一缕通透的目光

/

还没来得及

把第八个孔洞

打穿,已经奏响的竹笛身上

角调或者征调

宫音或者纯商

都能吹老一湖的苇秆

摇曳,一枝送别的惆怅

/

还没来得及

剖开苇秆的内脏

覆膜,已经粘贴住共振的音腔

颤音或者滑音

促响或者拖长

都能使深冬的旋律

萦绕,一曲蜿蜒的乐章

/

没有记忆的芦苇

疯长在淤泥腐臭的水塘

即使,来一场野火

焚烧他的枝叶

毁去他的骨骼

那也要把来年的葱郁

深埋在泥塘的心上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