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错过彼此[散文诗]

2012-03-11 14:20 | 文/守望炊烟 | 89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我的青春被谁扶植在荒芜的中央,当时间翻过掌心的葱茏时。匆匆而过,我是一尾溺水的鱼,我的呼吸是一串被记忆风干的风铃---题记

错过那些未曾远离的影子,在某一个段落的中央,风声摇落仰望的风水。在故事的中央,莲的心事与沉香无关。给炊烟一束升腾的烟火,当城空的时候,守望那些平仄措置的文字。路过空灵,路过一笺未曾坠落的稿纸。一只候鸟的沉思至今杳无音讯。

读不懂向南的风讯,顺手抄录一截与节令相左的气候,于秋水长空相隔遥远。这些陌路的花朵摇落一段瘦弱的遣词。在那些刻骨的绝句里,时间在指尖吐露一束未曾命名的归途,栀子盛开的时候,阳光游离在回眸经过的山坡。等待一枚蝶飞越沧海的沧桑,等待时间穿过风铃干涸的音质。最后的骨,有一枚被蝶命名的骨,与文字的距离,离疼终生不懈。

被月光颠覆的信使,遗落在时间的途中。那些蜚语有意于流水落花的空朦。我是被记忆恍惚的鱼。我的尾鳍被时间分割在错落的空间内。我的呼吸被吐气如兰的烟雨焚烧在往事的怀中,思念是无解的毒。逐渐消瘦的指痕无法翻过月光,翻过那些溺水的鳞。在风声抵达空城之后。草拟的章节苍白而瘦弱。

被文字出卖,沉思或无语。这些荒芜的日子,日渐形成气候。等待那些被放逐的风声。我是一尾溺水的鱼,我的仰望被天使的目光重伤并远走天涯。翻开那些晾晒的呓语。给漂泊一个坚强的理由。逃离一截记忆/未曾沉沦的容颜。谁是谁无法解开的药引。来路从此不明。

伊;时间在盛开的莲色内,暴露了所有的秘诀。饮马于空手的河畔。那些手势注定没有结果。当一只红鸟经过我的仰望时。我被奢望诱惑的鱼跃,从此失落于江湖。扶琴沉香,点燃一截葱茏的心事,雨色在夜色的深处,经过裸露的窗口。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