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回老家捡来的三首诗

2012-03-11 20:30 | 文/那年风雨那年人 | 228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深冬里的村庄》

面对西北风的审问杨树集体光着身子

在深冬的呼吸里禁不住打起颤

而村庄蹲伏灰色就格外的高远

当灯火次第退出坚守的阵地

两条路在黑夜的星光下

阴谋勒死村庄和她的孩子们

我在一声悠长的长叹中醒来看见

从大地的筋骨里渗出了点点白霜

——这多像村庄已苍老的白发

《这条河》

我来看你时夕阳

如骆驼粗壮脖子里

挂起的一颗铜铃

你瘦了许多

曾经的波澜壮阔

流向了哪里

你也老了许多

缓缓伸出弯曲的臂膀

吃力的抱起岸边的树影

一阵风过来你还是会

会心的一笑

这一笑多美啊

皱起的千层额头纹路

细密而又柔软——

多像一位慈爱的母亲

望见了归家的儿女

……

谁在远处呼唤着羊群

那只骆驼也赶忙一闪

我失明了深情的双眼

《白色的医院》

这里有白色的不安和希望

有白色的墙白色的床

白色的被子里埋着的

白色脸庞——多像那群失去阳光的花朵

还有白色的苏打水味

一路冰凉

鲜花在竹篮子里坐稳江山后

搬进来一份虚假的

春天广告四月的热闹

有时候多余的如

一根根鲫鱼骨头

笑容和问候随时掉在地上噼啪作响

也许是在悄悄预告新年的气象

然后是静默巨大的

静默如死神的一只眼睛

挂在了房顶时刻注视着道别时的

轻声“再见”——

在这里

这是最没有发言权的总结性发言

她一次又一次的在欺骗中

出卖了明天和所有

北来的风在灰色大街上

催促行人的脚步继续匆忙

身后的暗灰色背景里

白色医院忽然变得格外

深沉和哀伤如十二月

被遗失的菊花如深冬里

被踏碎的月光如众多回望中

被抛弃的最后一个眼神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