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米面饽饽 散文体诗歌

2012-03-10 21:11 | 文/犁之笙 | 65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种子在踏上犁痕的那一刻,一穗玉米的身高和三围,就被粗糙的手指和眉头在袖口里透支;

又被稚真的童心,用饥饿幻化成花衣,在鞭炮为年夜轻点绛唇时候,化为几颗糖果还有压岁钱的几角幸福。

期盼温饱的一炷高香,在心头悄悄缭绕百年,我羸弱的亲人和贫瘠的土地。

秋、用汗水鞭打镰刀,风、吹动比山还硬的脊梁,饱满的籽粒披星戴月,入场的车铃,哼着雁鸣轻拍山村入眠。

煤油灯胆怯,吐出一点光亮,一头瘦驴触痛石碾沉重的喘息,风干的蜘蛛网和炊烟在这一刻复活。

碾压的撕裂,你竟是这样的坚韧无声;一只火凤凰在唢呐的肋骨下飞出新娘的盖头。

铁锅在柴草的热吻下粗喘,你的体香在发面的盆里跳舞,就像新苗在原野的额头开启太阳。

苞米面饽饽和咸菜疙瘩,情侣漫步般时常越过梦的渡口,翻看我少年时的黑白照片。

小康和富裕聚餐的宴席,总有你的座位和杯盏;我不离不弃的图腾。

你或白或黄的面容,成为一个民族崛起,挺胸迈向庄严,百年千年的见证。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