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舞厅(散文诗)

2012-03-11 11:46 | 文/孤雪寒鸦 | 81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因这体内遗存的激越因子、我就奢想皈依那最原始的奔腾;

因我这男人的彪悍,有时我会借助烈酒的补给;

多少次,这种膨胀的冲动击中我的命门,我就要忘乎所以

或者不自禁地走入那个魔幻的厅堂。我知道这个永远的诱惑始

终在我纸醉金迷的幽欢里朝我招手——歌舞厅的奢华像一块牵

引我灵魂的磁场,我多少次跌倒、又多少次爬起!

先是迷幻的色光炫耀于我的眼目,无止境的旋转、迤逦、

斑斓。我的大脑的思维被侵蚀、被降服。

我的烈酒开始发作;一个个鬼魅的男女也开始发作。

接着,音乐声响起。扯了嗓子的歌唱声响起。

旋律使人陶醉的时候,像重锤一样的鼓点砸了起来,跃跃

欲试在五色光晕里、诸如幽灵一样疯狂的男人和女人、坐立不

安。楼顶摇摇欲坠、灯火忽明忽暗。每一只脚、都想把地板跺

穿!一种狂放的气氛蔓延在每一处角落。这种精神的享乐和放

纵达到极致的时候,我内敛地拒绝后者。

我领悟于这个多元的空间、这个纷杂的世道、这个臃肿的

社会,于是,我每每产生一种幻觉。我仿佛看到一些生活窘困

的人们在这个场所外徘徊的脚步,他们是不是永远和这样的享

乐方式、失之交臂?

我的折磨就来自这样的、思想的辗转反侧,我的身体也受

到摧残。

——最后,我依然想到了金钱!

想到了饥饿......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