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找李白兄麻烦的

2012-03-11 11:46 | 文/嘶吼的山羊 | 76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我不曾与李白兄相遇

哪怕是在最有钱的城市里漂泊

下馆子赏酒

吹吹划在白纸上的毛笔字

大家一手金子,一支毛笔

一叠情书也要等到发黄,签名还要盖章

兄必须把自己献给撒播恩泽的皇帝

就好象我必须把自己的情感献给女人

这个世界都一样,而大家都很忙

对于未来发生的事情

咱来不及指导写小说的该如何幻想

都需要摆一个正在写诗的样子

让人明白咖啡比不得茶水

写诗的就不能缺了去买钢笔的钱

在旁人心里,我们都是高调的情人

你别不承认,不再有女人对你害羞

哪怕是在梦里

你还记着自己的情书是用来擦擦屁股的

我就当作你没有吸过烟

厕所里一切美妙的朦朦胧胧都是香气呵~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