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

2015-01-22 08:29 | 文/网友推荐 | 2435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流年似雪,而如今它早已带走过往,如同雪融一般,眼看那明净的日子融入泥土,却只能默默垂着泪为它做冢,埋葬那场纯美的相遇。

那年,一个隔世。琴是那么年轻,宛如打江南水墨中走出的蹁跹少女,拥有水的灵动,巷的悠远,和一切美好的所在。那是一切诗篇都无法书写的年纪,仿佛笔墨都会打破这种岁月伊始的意境。遇见是一种缘分,特别是在最美丽的时刻,而琴就是这样一个幸运的女子。

那年的初雪异常的大,整个校园美如仙域,似乎这场雪就是为了这场纯美的相遇,一丝不苟地下着。

故事就在这漫天的雪片中上演了。

因为失眠,琴在网上认识了同样是失眠的亚子,他们相约第二天去看雪。原本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就这样相识了。第二天下午,雪又开始纷纷扬扬的下了,琴想起了昨晚的约定,忐忑又充满期待地拿着大衣出门了。

琴至今还记得初见亚子的场景:一条布满积雪的校园小径,琴四顾着,寻找有可能是亚子的身影,身后响起一声温暖的话语,是亚子,他侧着脸,笑似明月,温润了琴的眼眸,那一刻,琴似乎听到了雪融的声音,滴答滴答,是绽枝了吗?心动便是如此美妙,冬天的日子一瞬间温暖如春。她害羞地点了点头,笑靥如花。

“我们去图书馆吧,好冷啊!”亚子哈着气问道,琴快步跟上去,雪仍下着。

因为图书馆关门了,亚子带琴去看电影,这是琴第一次和男生看电影,她感受着这份新奇,一路上大方地和亚子说笑,她真的好喜欢看亚子侧着脸笑的样子,一种纯净如水的爱恋浮现在琴那双清澈的眼眸中,异常惹人怜爱。

那是一场动漫,亚子是个动漫迷,琴在一旁却初显困意,毕竟昨天睡得太晚了。电影院的光线适合小憩,琴不一会就靠着座椅梦回西元了,头像捣蒜一样,不由地摆动。亚子转过头来看着琴狼狈的样子,不由笑出了声,他帮琴取下眼镜,让琴靠在自己的肩上睡,琴迷迷糊糊地靠了过来,亚子的肩膀十分温暖,琴睡得深沉而满足。

琴扭了扭头,侧脸贴到了亚子的脖子上,亚子的耳边是琴的呼吸声,每一缕呼吸都拨动着亚子的心跳,这个美丽的女孩,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亚子不由深陷。眉毛,眼睛,脸颊,亚子转过身来,包裹了琴微张的双唇,琴感到全身一阵电流通过,她推开了亚子。

那是琴的初吻。一个少女最美好的东西,琴满肚子委屈,虽然对方是像亚子这样的美男子,她也不愿就这样失去初吻。

电影结束了,琴丝毫不理亚子,一个人在前面走着,雪越下越大,亚子也不语,两个人就这样默默走着,一个满心委屈,一个欲说还休。

“你要回家了吗?要不我请你吃饭吧,现在还早呢。”亚子先张口说道。

“我不吃饭,我还要回家做饭呢,你走吧。”琴没有一丝留恋,她丢掉了初吻,一顿饭能弥补什么?

“我要走啦,这就走啦,你没有一点表示吗?”亚子侧着脸看着琴,看琴没有反应,亚子抱住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琴挣扎着走了,亚子站在原地,他没有去追,就那样看着,雪落在他的眉毛上,加了一丝哀愁。

琴回到家像失了魂一样,默默吃了饭,倒头就睡,被窝里,她流着泪,一滴又一滴,雪依旧下着,如同琴的眼泪,丝毫都没有停过。

琴的电话一遍又一遍的响了起来,是亚子,琴揉了揉眼睛,早已哭红。亚子一遍又一遍地打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琴觉得还是当面说清楚吧,她出了门。

雪依旧积得很深,琴的身影被路灯拉得好长,瑟瑟的冷风吹着,琴的眼泪早已风干。

“怎么啦?宝贝。”亚子跑过来问道,他喘着粗气,眼神里充满怜惜。

亚子沉默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千言万语深埋雪底,他们并排走着,听着雪飘落的声音。冬夜的校园温柔而深情,只听到踩雪声,吱吱,对于亚子,他早已沉浸在这夜的温柔中。

琴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一种明媚的哀怨?抑或是一种深沉的压抑?她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是多么渺远,她的世界闯入了他,那么突然,那么猝不及防,她已经深陷。

一路上,琴没有言语,亚子看着脚下的新雪:“感觉有好多事,很多烦恼,但这样走着,觉得一切烦恼都不在了。”他的脸上满是甜蜜,昏黄的路灯下,他笑得灿然。

琴还是那么懵懂,但她也是那么不肯轻易付出真心,她明白爱是多么可怕,她从小就明白了。

母亲因为爱放弃了大学,离家千里,和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辛苦了半辈子,养着三个孩子,琴甚至长到18岁都没有见过外公,她看着母亲抱怨年轻时为爱所犯下的错,她便对于爱情存了一丝恐惧,那恐惧深深扎根在她的心里,在这个冬夜,这种恐惧更加强烈,她害怕她会爱上他,他怕自己深陷。

当亚子抱着她时,她没有抱他,她的手深深地沉下去:“我不喜欢你,做朋友吧,否则我不会再见你的。”这句话飘荡在冰冷的空气中,凝结了,重重地砸在亚子的心上。

“那我宁愿做朋友,至少还能见你”人总是会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他只想和她做男女朋友,从第一眼就坚定了。

琴不相信一见钟情,很多人都不信,他清楚地记得小时候老师让她说一开头的成语时,她说了一见钟情,从此她就成了班里的笑柄。但当它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她也深深地觉得可笑,这笑夹杂着心痛与压抑。

对于爱,琴选择了退缩。她挣脱了亚子的怀抱,没有一丝留恋。

雪还在下着,熟悉的路口,琴流着泪走了。

当你心里住了一个人时,夜便异常漫长,听着窗外的风声,琴哭了。

当孤独成为一种习惯,对于突然的爱恋,只有挥之不去的依恋,因为那是一种温暖的色调,不是冰冷的深蓝,而是纯洁如雪的暖白色,让你不忍轻易抹擦掉。

看着窗外惨白的日光透过窗纱渗进来,一丝一丝,如同心底深处的思恋,割裂着琴,她好想再见他啊。

二月的雪,抵挡了春意,谁能轻启窗扉,让这春意入户,偌大的房间里,寒气逼人。

手机响了,是亚子。他约琴去吃饭。

为什么不放弃?为什么要这样?琴把头埋进被子里,电话一遍又一遍地响着。

“我喜欢你让你这么烦恼吗?”亚子站在桥上,试图去拉琴的手。

琴往前走着,她的手最终被亚子紧紧握住,他的手温暖有力,她的手冰冷柔软。

“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老旧的教学楼里,锈迹斑斑的栏杆,一侧的落地窗上映着琴的侧脸,藻黑色的散发垂在耳边,灵动的眸子里已满是压抑的酸楚,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没有勇气说爱,也没有勇气拒绝。

“已经喜欢啦,不能不喜欢了。”亚子的脸凑过来,他望着琴低垂的面颊,温柔而热烈地吻了上去,琴紧闭着双唇,做着无力的反抗。

母亲就是这样爱上父亲的吗?琴微睁着双眼,看着亚子紧闭的双眸,泪就这样无息的滑下。

亚子牵着琴的手,杨树林里,积雪压断了枝桠,听到一声声断裂,雪飘落起来,亚子帮琴戴上了帽子,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当雪很深时,就需要更多的冬阳来温暖它。可日子总是在不确定的洪流中,冬阳又岂会永远那样照着,即使在二月,这个本该春风荡漾的季节。

但此时琴是幸福的,她爱着。

情人节的那天,亚子和琴去了老校区,在民国的老教师里,他们坐在窗前。

亚子是研究生,已经快毕业了,他写着实验报告。琴在一边看着小说,她看到了黑板上的小诗,悲怆而决绝,那应该是哪个分手的同学写的,满是悲伤的字眼,琴呆呆地看着。

亚子握起琴的手,哈着气:“冷不冷,我帮你暖暖。”他的手总是温暖的。

“有可能在民国的时候,我们的座位上也有一对情侣在互相暖手,也是在一个雪天。”亚子是一个温暖的人,喜欢美好。他吻了琴的额头,他已经深爱上了她。

琴的父母开了一家小面馆,她得回家帮忙了。情人节的街道是玫瑰和蜜吻组成的,天空上升着许愿灯,爱在这一天是那么浓烈。

琴在路口招了招手,消失在街头浓烈的夜色中,她没有答应,他不愿强求。

“一大碗面。”亚子进了一家面馆,抬头却看到了琴。

两个人都不言语,客人们转过了头。

“好的,稍等。”琴的声音空涩。

当琴把面端到亚子面前时,他握住了琴的手,琴迅速地抽走了,她不能让母亲看到。

厨房里,琴切着葱,任眼泪不住地流着,亚子在一层又一层地剥着她的心,在情人节,她却不敢说爱,可她分明在爱着亚子啊。

当琴忙完回家时,她看到了亚子,他站在路口,望着琴。

琴向前走着,身后的情侣热吻着,这样的夜晚太迷惑,她只想忘却。

“琴,我送你回家。”亚子跟了上来,手里拿着礼物。他不是一个喜欢惊喜的人,他只会买吃的送给琴,就像一个担心孩子吃不好的老大妈,琴不由笑了。

琴数不清亚子陪她走了多少路,他喜欢这样并肩走着。都市的夜晚夹着苍凉,情人们早已散去,在角落里诉说着爱恋。

有时候华丽的形式不若朦胧,镜花水月的淡淡的相爱是不需要言语和承诺的,毕竟谁又能一眼万年。

“琴,情人节快乐,不要拒绝,就当是一个朋友送给你的礼物。”亚子把巧克力塞到琴手里,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我饿了,没有吃饱。”亚子看着琴的眼眸,孩子气十足。

“那你等我,我去煮汤圆给你。”琴跑上了楼。

亚子在楼下看着琴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心里暖暖的。

亚子吃着琴煮的汤圆,不住称赞,似乎这是多么高深的技艺,琴不由红了脸。

“琴,”亚子放下碗,看着琴憔悴的面容,他轻柔地吻了上去,这次,琴没有挣扎,她很爱她。

雪又开始下,琴看着窗外迟迟不肯离去的亚子,心里的冰一点点在融化。

琴要开学了,这一天琴和亚子最后一次在雪地里漫步。

那是学校后的一条山路,亚子拉着琴的左手,站在她的左边,他想让琴记住他的每一句话,他知道,她要走了。

“你知道吗?这是回奶奶家的路,小时候经常离家出走都跑到这里,一个人走回老家。”琴这次的心情是不一样的,这条路不再充满伤悲,而是亚子冬阳般的温暖。

天渐渐黑了。冬季的夜总是来得那么突然,远处的卡车在山路上发着星一般的光亮,雪纷纷扬扬地下着。

“琴,去学校好好照顾自己,还有,记得,我很想你。”亚子抱着琴,他不愿松开。

流年似水,他们的相遇就如烟花,绽开就散,纯美的相遇,能于万千人中找到所爱,这也是一种缘分。

一个月后。

清明雨纷,琴回来了,这时,校园的雪早已变成新芽,亚子在等琴。

一个月的分别,又何尝不想。

亚子满眼的想念,他抱着琴,吻着她绯红的脸颊,初春的花片飘落,他们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雪天。

琴带亚子去了老家,她想让亚子尝尝奶奶做的饺子,她带他去了爷爷筹建的庙宇,亚子虔诚地许着愿,木鱼声阵阵,炉香飘散,他要娶她:“琴,等我,我一定会娶到你。”琴知道亚子是信神的,他的话拨动着琴的心。

琴是脆弱的,决绝的,她总是想得太多。

走的那天琴说了狠心的话:“亚子,我不喜欢你,我们不可能的。”亚子不语,他不善挽留,他只有吻她,把他深沉的爱用着深沉的吻告诉她,他在挽留。

“这次回来,你就是想了结吗?我可以等你,琴,我愿意等你,未来很多不确定,我们不知多久才会见面,但我真的很爱你,做我女朋友好吗?”亚子不相信昨天还在和他许愿的琴今天就说分手。

“异地恋太痛苦了,我们年龄又差很大,亚子,趁我们还没有深陷,放开彼此吧。”琴推开了亚子。

熟悉的路口,琴走远了,亚子没有去追,他知道,琴说的很对,他们不适合。

我们总是找出各种理由来掩饰自己的真心,只是因为没有爱的勇气。

琴走了,带着眼泪走了,她明白亚子的爱,可他们就如海里的鱼群,只是短暂相遇,便各自溯游而上,他们之间隔着现实的洪流,容不得停留。

一个月。

两个月。

亚子要走了,他要去上海,他在电话里平静地对琴说。“那你好好工作,照顾好自己。”说着话琴早已泪流满面。她知道亚子这一走是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他的家不在这里,毕业就意味着永别。那一刻,她多想再见他一面,哪怕以后再也不见。

琴的思念因为亚子的离别愈加浓烈。折磨着她,日日夜夜。她选择了去追寻,用最后一面告别过去,告别她的初恋,尽管不舍。

再见已是初夏,琴站在车站,亚子在等她。

空气是灼人的闷热,琴的脸红红的,一天的劳顿,一下车便满身的疲劳因子。一个肩膀靠了过来,亚子搂着她,满是怜爱:“累吗?”琴抱紧了亚子,她已经不再像以往那么喜欢拒绝,她紧紧抱着亚子,她很想他。

那一晚,亚子和琴坐在熟悉的风景里,早已没有了雪花,只是蝉鸣还有时而飞来的蠓虫,惨白的路灯下,多少情侣在诉述钟情,多少故事在悲欢上演,时间早已改变了世事的模样,他们的日子满是别离。琴的藻黑色的头发已长过了肩头,亚子轻抚着琴的软发,眼里的苦涩一点点漫出,他知道琴爱他,看着她一点点压抑自己,强装出一副云淡风轻,他宁愿没有那场相遇,他给不了琴无微不至的爱,只会带来痛苦。

亚子吻着琴薄薄的双唇,他的泪滑下来,和琴的泪在唇底交融了。

那一晚,亚子紧紧抱着琴,明天琴离开,他也就离去了。这座他们相爱的城就此空虚,再也没有一场雪,一场纯美的爱恋能牵动他们的心,琴看着窗外的残月,记忆如麻,她望着亚子温柔的面庞,她多么不舍。

第二天,亚子送琴,公车上,亚子因为中暑直流鼻血,琴没有带纸,亚子不肯下车去买,他怕车就此开走,血越来越多,亚子下了车,让琴去赶火车。琴望着亚子远去的背影,她知道,这是永别了,她呆呆地看着。

琴站在月台,亚子没有来,也好,不必两个人再一次伤心。望着窗外远去的风景,琴永远地告别了过去,电话那边,亚子满是抱歉,琴不语,看着铁轨边盛开的大朵大朵的不知名的花朵,现在早已不是那个冬季,她说了没关系,然后按了关机。窗外阳光明媚,琴的眼眸低垂着,阳光找不见她那抹哀伤,她拼命隐藏。

距离是治疗痛心的良药,它让你痛不能见,然后痛到深刻,痛到忘却,日子总要过,它会带走曾经,还你一个明媚。

琴往后的四年没有联系亚子,但总是在夜深时想他想到心碎,外滩的月毕竟离她太远,她们的相遇是一个美丽的错误,琴只是亚子生命中的过客。

四年后,琴已经毕业,她成了上海一杂志的编辑,她来到了上海,时光早已改变了许多,对亚子,她既然选择了忘却,便会久久地忘却。

徐家巷的月,茂名路的月,她驻足细看,东方明珠的光亮下,她走过上海每一条街巷,看着过往的人,这个城市似乎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她喜欢坐地铁,看着多少邂逅与分离,那么温暖又那么决绝。

在上海的第一个冬天,琴是那么孤独,她看着天空飘下第一场雪,就像那个冬季的初雪一样,下得一丝不苟,她抬起头,雪花轻柔地飘落在她的眼眸,他的藻黑色的长发,她微张的双唇,雪花轻柔,像亚子温暖的吻,让她的泪夺眶而出。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亚子了,他的容颜一点点在记忆里模糊,她只能眼看着时间的洪流带走一切,这个冬天,异常寒冷。

圣诞节的上海,琴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她进了一家夜店,看着闪烁的灯光迷离的眼神,随意扭动的曼妙身姿,爱在这里清醒地可怕,欲望和激情,交织错落,琴拨动额前的散发,泪啪啪地打下了,混着杯里残余的鸡尾酒一饮而尽,她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多年的思念在她这个双鱼座的女孩心里已经压抑不住,在夜店的一角,她放肆地哭泣着。

MERRY CHRISTMAS

琴出了夜店,雪还在下着,橱窗里,圣诞树上挂满了礼物,琴站在橱窗前,双眼迷醉,她双手合十,许着愿望。店门开了,雪杂着冬夜的寒风打在亚子的脸上,记忆被打回了那个冬季,那场纯美的相遇,但中间分明已隔了四个冬季,记忆早已被寒风摧蚀,只剩一些残枝在风中摇曳,早已恢复不了原样。

琴紧闭的眼眸,微微泛红的脸庞,还有她藻黑色的长发,是她。亚子牵起身边的女伴的手,假装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在雪夜中消失了。他走得决绝,和那年一样,身后的脚印透着血一般的鲜红,那红是从他紧闭的心口渗出的,表面的落拓不羁,只为掩盖心里的波澜。

在上海的街头,夜静得瘆人。

在四年的时间里,亚子认识了英,一个活泼开朗的上海女孩,有着和琴完全不同的气质,她不会像琴那样压抑,她总会给亚子一些小甜蜜,男人是实际的动物,对于爱情,他们会选择给他们切实的甜蜜和激情的恋人,而不是远在天边的青涩恋情,距离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东西,那种爱是多么飘忽不定,流云一般,摸不到方向,还时不时来一场倾盆的雷雨,经过世事的磨砺,爱对于亚子,只是休息与放纵的港湾,真情太少,他不愿去追寻,他太累了。

可琴就像沙滩上曝晒的青鱼,没有亚子的相濡以沫,它只能等待下一个雨季,塘水漫上,滋润她干枯的心,可雨季遥遥无期,阳光惨烈。

琴不乏追求者,韩野便是一个,是他把醉在街头的琴背回家,替她抗下第二天的采访任务,还给她买来大堆的零食。他像极了曾经的他,琴看着忙碌的韩野,想到她已经25岁了,她的青春都在等待一个不会回来的人,她等得好累,好累。

“韩野,如果一个人永远也不会来找你,你会等下去吗?”

“如果那个人是你,我就会。”韩野的眼里充满坚定。

印花的衬衫上,琴藻黑色的长发平铺着,散发着淡淡的栀子香,那是琴最喜欢的香味。韩野看着琴疲惫的面容,他轻抚这她的面颊,这温度和他的手一样,温暖得亲切。韩野低下头去,轻吻着琴干裂的嘴唇,她的唇已经好久没有被滋润了,那感觉,一点一点融化着琴,她多么需要一个肩膀,替她挡住寒夜里漫上的一阵阵的心痛。

餐厅的卡座里,琴看着窗外的街景,霓虹闪烁,在这永远不会寂静的都市里,琴静静地埋葬着记忆,也许就是这喧闹解救了她,不至于沉入过去,无法自拔。不知道时隔四年,她会来到这个城市,离家万里,只因为这片天空下有亚子吧!琴披上大衣,手里的奶茶渐渐凉去。

“下面一位先生要点一首歌送给在座的一位女士,他要告诉她,他很想她。”餐厅的歌者唱起了苏打绿的《我好想你》,熟悉的旋律在耳边响起,琴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让她的眼睛瞬间朦胧,是亚子,是他。

四年的光阴,亚子还是那么极具魅力,熟悉的嘴角,笑起来融化了一切阻距,这个琴曾经深爱的男子,就站在离他四米远的地方,侧着脸,笑得灿然。

琴呆呆地看着,所有的言语都卡在心口,面对所爱,她只有情怯。

“亚子,谢谢你”英从琴面前走过,幸福而甜蜜。

亚子轻吻了英的额头,和那个冬季吻琴的深情一样,只是换了一个容颜。亚子捧起桌上的鲜花,那样鲜红,灼人,刺着琴的眼眸,泪打了下来,打在藻黑色的长发上,没了踪迹。

琴的心是悲凉的,和窗外的天气一样,双鱼座的爱是那么深沉入髓,但她不喜欢强求,曾经没有勇气去追寻,现在,她宁愿自己承受这份痛苦。琴推门而去,雪花伴着寒风裹袭了她的每一寸肌肤,这样浓烈的寒冷,她不堪承受。

也许日子可以过得明媚如雪,也许,放下过去也是一种成全,再深沉的爱既然驱散不了现实的阴霾,放弃也许是唯一的出路。

琴要结婚了。是的。

琴选择了接受韩野,起码,韩野可以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安慰和帮助,她对爱变得如此实际了,但人总是对使自己伤心的人事难以忘却,却对眼前的关心视而不见。一切是对岁月的妥协,

婚礼是在早春,二月,这个缀满回忆的月份。

琴一袭典雅的白色婚纱,奶白色的香肩上垂着藻黑色的长发,遗世独立,明丽而悲寂,今天过后,她就会成为韩野的新娘。

韩野拉着她的手,轻吻着:“你不知道,能娶到你,我有多么高兴,”琴不语,她微微笑着,那笑,还带着冬夜的萧瑟痕迹。

那一天,整个杂志社的同事都来了,草坪上,香槟,啤酒,音乐,新郎满是甜蜜,琴敬着酒,脸颊绯红,妩媚动人,韩野搂着她的腰,亲吻着她的面颊。

日光照着,却是惨白,琴让自己迷醉,她的独角戏唱了四年,看着曾经的诺言发黄随风飘散,最终,曲末人散,匆匆结了那场纯美的思恋。她的裙摆拂过草地,草叶丧失了水分,留下一片萧瑟痕迹。

那一晚,韩野抱着琴,屋子里流淌着轻乐,窗外,月色浓郁。

“韩野,如果没有你,不知道我现在是多么脆弱。”

“别说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会好好爱你的,你只要静静地让我爱就好了。”韩野的眼里满是怜惜。

时间走着,平淡,匆匆。

一年后,琴回家看望母亲,走在熟悉的风景里,又是初雪。

琴穿着黑色的风衣,她坐在那间教室熟悉的座位上,想起了亚子曾说,这里曾经在民国时也有一对情侣在互相暖手,她淡淡地笑了,窗外,雪压断了枝桠,发出咔咔的声音,几只麻雀停在树梢,青涩的初恋,一幕又一幕,悲伤上演。

琴出了教室,掩上了老旧的木门。回头,时光停滞。

亚子站在台阶下,雪纷纷扬扬地下着。

“琴。”这个字,亚子好像是从时光的墓群里挖了出来,满是心酸。他望着她,泪凝固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琴假装镇定,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

“我想你。”这句话像一把岁月的鞭,打在琴的心上,隐隐作痛,。她又何尝不想。

“我已经结婚了。”琴的话语冷涩而决绝,她再也不是五年前那个因为想他就直奔他身边的琴了。

“对不起,琴,是我当时太混蛋了,我根本就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让你这么伤心,对不起。”亚子望着琴,时间早已改变了许多,悔恨已经挽回不了任何东西。

亚子轻吻着琴,深沉而悲凉,他们的泪在唇底交融了,凝固了。

雪一年一年,每一场初雪,亚子都会想起那场纯美的相遇,不能重来的初恋,琴也是。只是他们把这爱深埋在心底,埋在每一个冬季,埋在青涩的青春里。日子平淡地过着,只是没有了浓烈,相爱便是不扰,就这样,静静地思念,一年又一年。

初雪了,初恋了吗?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