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哭(离婚女人3)

2015-04-01 10:53 | 文/六叶草 | 314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十九岁那年家里人介绍和离家不远的一个姨奶家孙子定亲,她就不怎么喜欢,不想同意,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和家庭贫富原因吵架,为家里父母的原因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在几年前不知道怎么了,肉体被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占据,又因一场大病差点没有死去,

最后离婚,她疯了,神经了,疯了三年,那三年内可以上班,工作,就是体内有另外一个灵魂,告诉她要为自己而活,她像个小孩子似得无忧,在她身边说没得很多,她都不想愿意,她一心想要把失去的快乐找回来,过简单的生活,可是她疏忽了那些说媒的,不愿意被那些人暗骂羞辱,家里人和她一样的痛苦,甚至家里人都被别人说怕了,要她自己谈,可是她真的只想过简单生活,她说着说着喉咙僵硬,她哭了,因为一个单身女人秀珍受尽别人的欺负,各种心酸,现实社会就是黑暗社会,看到一个单身女人,有的男人想调戏,有的想打歪主意,就在她面前挑逗说,她生性孤傲,不喜欢和那些男人巧骂过来,骂过去,调情,就发火,让那些人和别人说去,最后那些人离开她的视线就开始骂,你不是就是个离婚的吗、人又不怎么漂亮,要也不会要你那样的,就像疯狗一样的乱咬胡说,我哪会看上她,她就是做鸡的,一个女人住,有那么大了,那么瘦,我看像,说过之后那些有又说谁敢给她作证谁就不想活了,我治不死他,都给我使劲的说,走到她住的地方说,说是做鸡的,旁边的人谁也不敢得罪人,怕万一被人暗整怎么办,她下班回家就听到有人走到她的住房附近说,说她是做鸡的,要不怎么会一个人住,人又那么高,那么瘦,说他们听说的,别人说的,秀珍听到这话跑出去问,;你们刚刚说什么,什么做鸡的,还说听人说的,话音刚落的那两个人一口同气的说我们没有说呀,谁说了,你胡说什么?神经呀,她只是问一下,那架势她再多说一句就会打,一起打她,无奈,秀珍走开,可是当她回身走到几步之后,那两个人说的更猖狂,甚至小声的骂,羞辱生,骂声,嘲笑声几乎让她疯掉,有人说说说没什么,可是对秀珍这个性格高傲的人来说尊严面子就是她的命,她说她就是个刺猬,尊严面子就是她身上的刺,没有的尊严的刺她就没法生活,甚至会死亡,

随着留言的传开,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走到她住的附近说,也有人听到谣言以为是真的,就走在她的附近说说说的,最后秀珍真的没有招就骂,一听到别人说就骂,人的舌头也是杀人的利器,杀人无形,杀人不见血,然后那些人就说她疯子,神经病,心,,,,不过就是一张写满了字迹的白纸,撕开了就永远无法再回到原来的样子,有些事情,再多的不甘和埋怨也只有哭泣。她搬家,搬到石头桥村,有个50岁左右的老李,他对秀珍说,我们大家都是在外打工,就像亲人一样,我看你一个女人也不容易,有什么事给我打这里混了十多年,黑道,白道我都能摆平,我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帮她找工作,喊她去面试,又帮她买早点,他说两块钱他还没有放在心上,有时她都怕见到他,就怕别闹出什么事非,后来听卖水果的,就是石头桥头卖水果的说,老李跟他说说跟秀珍是情人关系,又是在她那里过夜什么的,那个卖水果的意思也想跟她有关系,她听了很生气,那个卖水果的又在小声的跟着别人说,她气的骂,大骂他们,用为他们胡说,秀珍尊严面子丢了,后来那个卖水果的反口不承认,结果她的弟弟,她,弟媳妇一起骂秀珍一个,闹到警局,他对着警察承认他说了,但他又跟警察说是私下跟他说的,不能写到口供上,结果警察没有写,多少人走到她身边小声的议论和骂,她被人的唾沫星子快要压疯了,她一次次的跑警局,报警,可是那些人又是说过的话不承认,

后来她搬到上付村,可是由于那些流言的传出,很多人见到她暗说,暗羞辱,他们说是听人说的,又说普通的人哪有她那么瘦的,难道人瘦也是死罪,她心里憋了好多委屈和泪水,未眠的夜晚、总爱幻想那些不会走路的日子、没有悲哀、真正的没有悲哀。可是牙牙学语的年代、人生像白纸般度过、谁能送她

一对翅膀,让她飞离世间,谁能给她一把挡住流言蜚语,欺压的伞,如果有来生她想做仙人球,浑身长满刺,就没有人敢欺负她了,落日般的忧伤就像惆怅的飞鸟,她不知道死亡的

时候,凝望苍穹竟然回那么凄凉,一声一声霰雪鸟的悲鸣,斜斜地掠天而去,总是这样凝望那些日升月沉无家可归的忧伤,她说她以为,放下所有化心灵的唯美。孤独让我们静下心来思考人情的冷暖、生命的真诚。故知情,写满怨恨,谁饮下无知,不知何处是月明,笔连意,墨哀情,斜阳暮西归,谁在荒凉的余辉下,凄然着昨日的誓言,文笔赋下是谁的凌乱,那寂寞的天空,是不是依然不见一丝云彩的飘过。风铃的哀怨,我的寂寞红尘,闯进了她月下霓裳的思念。

倚窗品茗,品岁月的苦涩,品生活的残缺,和淡淡的忧伤滋味;凝眸烟空,花瓣飞舞,扬起仇恨夜未央,咽一枚记忆苦果,把繁华抛却、快乐收藏,对残月长叹,叹别愁萧萧恨无常,一帘幽梦,心字成灰,满纸怨恨泪,更诉与谁人听,更有谁人能解?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