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礼

2015-04-07 14:30 | 文/吉达 | 164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江,你要记好了,去到你丈人家千万要将彩礼的事问清楚,要不俺们可不放心啊!”李嫂在江去丈人家的前夜仔细叮嘱着儿子。

江23周岁,高中毕业后便到外地去打拼,四、五年下来,在外边总算有了立足之地,虽然没有自己的公司,但由于能力、业绩突出,现在是一家公司室内装饰部的主管。他的对象珊大学本科毕业,南方一市郊人,俩人是在前年珊到公司实习时认识的,后来彼此便产生了好感,进而建立了恋爱关系,准备在年底举行结婚仪式。这次是江、珊请假回珊的老家,就是奉了父母之命前去商谈两人婚事的有关事宜,俗话说:三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l李嫂夫妇这才叮嘱江去了以后千万要问清楚亲家那地方的礼仪等事项,以免到时怠慢了亲家落下把柄。

两天后,江打回电话,告诉母亲:珊家这边啥事也没有,咱家里是啥样的风俗,都随咱,彩礼钱也随咱,多少都行,一切随咱的意,你放心吧。李嫂听后不但心没放下,反而更忐忑了,心想:“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啥都随咱可能吗?可千万别到时在给咱来依照狠的。”李嫂满腹狐疑的过着每一天......

几天后,儿子与珊终于回来了,李嫂赶紧追问,还是那套说辞,李嫂心里才稍微放下一点,唯一不同的是,珊家将在她家举行仪式前半个月,摆宴招待亲朋。

按约定的日子,江、珊又同去了珊的娘家,去参加娘家为他们设下的喜宴。走时,李嫂按自己的想法给了珊彩礼钱,让她带回娘家,同时准备了酒席钱让儿子带去。这次珊按当地的风俗没有同江一起回来,令李嫂意外的是,江回来告诉李嫂,他带去的酒席钱珊家没有收。

很快江大喜的日子到了,一切都按部就班地筹备着。珊和母亲以及其她家的亲属在举行结婚仪式的前一天赶到了,自是酒席摆下。李嫂在与亲家母攀谈时,出于礼貌就彩礼的事征求意见,亲家母客气地说道:“她姨,没事的,一切都由你做主,俺们那里哪有这么多事啊!你们给的彩礼不少,都成一家人了,没啥可说的了。俺就怕珊小不懂事,少不了给你添麻烦呢!”李嫂自是挨避免不了一番客气话。

第二天一切顺利自不必说。

这天李嫂与儿子没事闲聊天,李嫂说道:“江,前几天听珊说他弟弟要在5.1结婚,彩礼要什么万紫千红,不会比咱给的彩礼多吧?”江一听笑了,说道:“妈,你算摊上了一个好媳妇吧!”“是,珊挺贤惠的。”“我给你解释了万紫千红你就更觉的她好了,还得包括她的家人。”“真的?”李嫂问道,江说:“这万紫千红是说的彩礼钱数。”“她妈不是说不要彩礼钱嘛?” “妈,你还真信啊,那比咱要的还厉害呢,万紫千红是一万张五元一千张一百元的代称,比咱家给珊的的多出好几倍呢。”“啥?”李嫂愕然了,嘴巴大大的张了好长时间,终于舒出了一口长气,嘴里蹦出一句:“俺的娘啊!”因万元外债压身的李嫂输出这口长气后,心里竟感觉莫明的释然了许多。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