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佛

2015-07-17 06:56 | 文/叶盛晚秋 | 3733次阅读 | 相关文章

世之广,我欲云游。——题记

我对她说,我要辞职了。她回复我“辞职去看世界啊”。我告诉她,世界那么大,我要出去走走,偶遇我心中的她。她说我是“圣经蛋”。也许,我本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幻想着她的存在。而事实上她也许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就像我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她。我醒来,梦却没有醒,她就生活在我的梦里。当我真这么想的时候,我才是真的疯了。

佛度有缘人。何为有缘?遇见,想收个信徒,你信了,即有缘。何为无缘?没遇见?不是,而是遇见,想收你为信徒,你不信,即无缘。十一年前,我遇见了她,我信了,然后我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倘若不信,我还认识她么?

信即是缘。佛度信佛的人。而摆渡者渡一切想到彼岸的人,包括和尚:

有个寺庙,庙里有个和尚每日下山度化众生。下山必过一条河,河上无桥 ,唯有一个摆渡人,风雨无阻。

一日,和尚归来。

摆渡人问:“大师下山度化众生几年了?”

和尚回答:“于今已有九年了。”

摆渡人再问:“想必大师度化众生已不计其数,功德无量。而我仅渡大师一人,一渡九年,大师可曾想过度我超脱轮回?”

和尚不答。

摆渡人又问:“我如不在,大师可能自渡?”

和尚不语。

和尚度人,人渡和尚。

我不是摆渡者,我不能渡人;我不是和尚,我也不能度人。我只是在人生的深海里迷航,没有灯塔,唯有暴风雨在酝酿。深海哪有摆渡人渡我,深海哪有和尚度我?和尚度千万人不能自渡,摆渡者渡和尚九年仍求度己。寥寥卅年,何以自度!淼淼千里,何以过渡!

一了百了是骗人的鬼把戏,其实是一了百不了。所以,我挣扎于生死线上。大声欢笑,大声悲鸣,任性而为,手之足之,状若疯狂。

深海漂流,苦海迷航。

我被自己撕得支离破碎,找不到脚去靠近她,找不到手去拥抱她,可我千疮百孔的心依然还在思恋她。一遍一遍,念着她的名字;一声一声,融化在血液里。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被倔强折服,一心要渡过深渊到达她的身边。三千弱水,鹅毛不飘。一座石桥,连接阴阳。我如何渡?喝孟婆汤,忘记她,越过石桥?不,即使沉在河底,爬行,也要爬到她的身边。她是我的彼岸。

佛,使人能够看清楚本来看不清楚的事情。悟,使人想明白自己想不明白的心。顿悟成佛,悟即是佛,佛即是悟。

彼岸花,忘川水。地藏发愿,度空地府方为佛。谁度地藏成佛?一悟一空已成佛。

昨日,和朋友一起吃饭,谈起我的现状和未来,充满了忧患。如何改变,成为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艰难的问题。十年前,我们相识;十年后,我却一如从前,依然如同孩子,幼稚、天真。再十年,世界会怎样我不知道,我知道我还是这样。如何成长,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执迷不悟,犹如顽石。顽石化玉,磨练成真。而我如何化玉?

朋友说,我应该出去走走,去旅游。我太懒,懒得动,更不要说一个人乱跑了。之前读书的时候,会看到一些迷茫的人去西藏旅游寻找人生的意义。我是不是也要去一次西藏?

三年前,我和另一个朋友约定,一起去西藏。时间走过了1000天,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人们羡慕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很洒脱。却不知人生有那么多顾忌,岂能说走就走?

前天夜晚大雨,先是雨中奔跑,后来雨中漫步。雨水打湿身体,能清洗纤尘?雨水冲刷污垢,能净化心灵?

听到咩咩的羊叫声,是瘦弱的绵羊被困雨中吗?去寻找,漆黑的夜,看不清。我岂不也是如此?一个人生活,看不到光明,望不到未来。冰冷的雨水冲刷道路,消除了走来的痕迹。即使转身回走,也不能走回过去。唯有失魂落魄地走到暂居地。

几天前,她游览云台山。恍然以为是五台山 ,貌似位于山西。后来才清楚,是在焦作。看她拍摄的照片,还是可观不可及的美。

一直以来,我都想不明白。数年前,看见她的成长,看见她美丽不可方物,看见她的生活,看见她的未来……我知道,我却不敢直视。我把心蒙蔽,我把自己蒙蔽。失去信心,没有勇气,走不到幻梦中的未来,唯有毁灭。

心不得解脱,身不得解脱,不解脱,即束缚。

佛,是自由,是心的自由,是身的自由。

度佛,度心,度身。

身得解脱,心得解脱,佛得解脱。

我已解脱。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