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情深奈何缘浅愿彼此一切安好

2015-09-18 10:18 | 文/雨石流 | 3043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小诗,你长这么漂亮,一定好多帅哥追你吧!”“没有啦!”我假装随意问到,小诗也很自然地答道。这是我和小诗在学校附近的ktv里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触电感觉。

说来也是有缘,当时宿舍的兄弟苦追小诗宿舍里的大姐大,始终无果,临近毕业了,想搏一把,看能不能抱得美人归。但是平常怂惯了,于是叫上我们宿舍里所有兄弟摇旗呐喊,创造机会!顺便也让我们这个光棍宿舍,看能不能从小诗的宿舍里顺几个漂亮妹子。当天哥几个早早就来到了万紫千红KTV的包厢,等待美女光临,先来的是小诗宿舍的其他女生,用我的视角来形容,两个大姐大,三个马大哈,没有一个是我的菜,感觉有点败兴,就在闷头喝酒的时候,包厢的门打开了,“不好意思啊!有点事情来晚了。”眼前出现一个长卷发瓜子脸,带着阳光般微笑的女孩,穿了一条白色镶边齐脚踝的裙子,仿佛白雪公主一般。“怎么才来,赶紧点歌!”其他女生唱着麦,随意的说道!“没关系。你们唱!我听你们唱!”说着就做到了我的旁边,当时仿佛被电击了一般,瞬间来了精神“你好,我是大宽的室友刘枫,你唱什么歌?我帮你点。”“我是小诗,跟她们一个寝室的,我不太会唱歌,你们去唱吧!”就这样我们聊了起来,中间跟小诗合唱了一首《花好月圆夜》,配合还算默契,发现小诗唱的还不错,声音很温柔,很动听,看着小诗白衣飘飘的坐在吧台上唱歌,伴着绚烂柔美的灯光,有种做梦的感觉,恍若隔石!

唱k接近尾声,小诗接了一个电话,突然说有事要回去一趟!瞬间变得很失落,问她们宿舍的大姐小诗去哪里了,大姐说:“她男朋友来了,她和她男朋友好像分手了”,听到前面一句顿时有种天昏地暗的感觉,再听到后面一句又感到了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晚饭在蜀国天地雅士之苑包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饭店的生意很是不错,但我没着没落的心境中开始了,突然小诗又回来了,并且再次做到了我的旁边,满心欢喜的同时,又有些神伤,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笑风生,大家都在帮着大宽这一对牵绳拉线,可能天生看着我好脾气,几个“卑鄙”的室友提到了我的感情史,那几个女生包括小诗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逼着我分享,当下我心里一苦:这哪里是分享,这分明是在揭我伤疤嘛!我婉转的拒绝,并且提出自罚一杯求放过,大姐们还有马大哈女生不依不饶,正当我无可奈何之际,小诗挺身而出,阻止她的姐妹们对我的“逼供”,并带头同意我自罚一杯,并且笑眯眯的把我的酒杯倒得满满的。后来大家又谈到了毕业后的打算,从中得知小诗已经过了母校的研究生笔试,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当小诗知道我过了湖北省的选调生笔试时,表现的对我狠敬佩,并且立即又给我倒了满满一杯脾酒来敬我。“你是不是想把我灌醉卖给人贩子赚大钱啊?!”“你哪有那么值钱啊!这不看着你酒量好嘛”面对我的玩笑,小诗俏皮的回答道。喝了不少脾酒,上了几趟厕所,每次返回房间,大家都会一起似笑非笑的望着我,回到座位一看,早先空荡荡的酒杯,又变得爆满,看着旁边忍不住捂嘴偷笑的小诗,谁干的好事,我就清楚了!“小诗,你对我真好,怕我喝不好啊!”并假装责备的白了她一眼,“我对你好吧!那还不快喝了”小诗笑着说。“等着啊!一会敬你!”我们相视一笑。随着兄弟们和几位经过女英雄把大宽喝晕,我暗叫不好,怕啥来啥,大家果然把矛头指向了我,我一向奉行“酒场不是战场,该认怂时就认怂”,假装喝多,竖起了白旗,跟我在一起的兄弟们自然不信,那帮大姐大也看热闹不嫌事大,只有小诗偷偷问我:“你真喝不了了!”看着小诗清澈透明的眼睛,我很不忍心对她说假话,不过还是回了句:“老了老了,不行了!”她还真信啦!接下来别人逼我喝酒时,实在没办法,小诗就给我倒半杯酒,这着实让我很感动!心里念叨这么好的女孩子不多了!

在吃饭时,我跟小诗互留了联系方式。虽然彼此很有好感,但相互联系的却不多,偶尔在微信上聊几句,室友们都说我应该采取行动,小诗对我也是有意思的,但我清楚,没那么简单,这么做是不负责任的、草率的。因为我们清楚,虽然我们很有缘,但是毕业后我们很可能是没有交集的,于我来说,小诗是不是真的跟男朋友分手了,是否在母校继续读书都对我是不小的打击。而我如果真的去湖北工作了,她在母校读研究生,想必她也是不愿意的。

原以为我和她的缘分静静地开始,也会静静地结束。没想到的是我们的缘分未尽,大宽再一次邀请小诗的室友吃饭,倾诉衷肠,我因为有事并没有去,小诗也没有去,但后来意想不到的是,晚上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大宽给我们打电话,说我们赶紧去中营食城接他,当时宿舍楼大门和学校大门都已经关了,幸亏我在学校做了三年的学生助理,跟学校的门卫比较熟络,于是我和宿舍的另一个哥们就去找宿舍楼门卫开了门,可是来到校门前发现学校大门门卫不知道哪里去了,望着高耸的围墙很是着急,没办法,为了兄弟,咬咬牙,只能翻墙了,一路狂奔,来到中营食城战国食府的包间找到大宽,发现他和他的女神都喝的晕乎乎的,还吐了好多,小诗她们也来了,看到我,不知道为什么,小诗气鼓鼓的瞪着我说:“是不是你们把他们俩灌醉扔到这不管了!”我随口说:“说什么呢?我今天就没跟她们在一起,再说我怎么会不管兄弟呢!?”说着就去扶大宽,小诗马上赶上去拉住我的胳膊说“真的啊!你们怎么过来的,学校都关门了!”“跳墙出来的,要保密呦”我嘿嘿一笑,问了一下她们才知道,大宽约了几个人作陪,跟女神吃饭,吃得差不多,其他人都识相的离开了,只剩下大宽他们俩,可能扎啤太冰或者饭菜有问题,两个人都吐了,喝的也走不动了,大宽挣扎着给我们还有小诗她们打了电话。“该怎么办呢?”小诗她们明显慌了手脚,“没事咱们去附近的宾馆开几间房,照看一下他们”我宿舍的兄弟老张直接说道。女孩们面面相觑,只有小诗支支吾吾对我说:“我们宿管阿姨管得很严,如果我们都不回去,很容易被发现,宿管阿姨一定会告诉我们导员的。。。。。。。”小诗的意思我明白了,我说:“你们回去还好说,他们都这样了,怎么回去啊!”“你背我们大姐呗,让你另个室友背大宽”小诗鬼笑道,我顿时满脸黑线,偷偷对他耳语道:妹子,你开玩笑啊!你们大姐都这样啦,我咋背啊,再说大宽那块头,老张也背不动啊!”熄灯都二十分钟啦,时间紧急,我就说:这样,你们留两个人照顾你们大姐,老张你看着大宽,他们应该就是喝太多了,没什么大问题,我跟门卫还算熟,小诗,你们几个跟我走,我送你们回去,宿管阿姨问起来,你们就说要毕业了,聚会玩得太晚了,如果发现确认,就说她们回家啦!”“好吧!”“就这样吧!”于是我就送几个女孩回去,路上认识了一个之前没认识的高个女孩,小诗她们管她叫英姐,看起来很端庄,路上狗叫声不断,灯光昏暗,地上小摊贩留下的垃圾遍地,还有个醉汉在大街上乱跑,看着她们几个有点害怕,我低声说:别害怕,跟着我走,离那个醉汉远点!”不见了醉汉,我看他们个个紧张兮兮,我就打趣道:“你们准备好了啊!撩好裙子,一会枫哥带你们翻墙头!”“哈哈。。。。”小诗第一个被逗笑,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哈哈。。。好啊!要毕业了,咱们也疯狂一回!”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到了大门口,女孩们躲在我身后,门卫室黑着灯,我说:“你们在这等着,我去门卫室敲门,那门卫经常见我,打开灯隔着窗看了我一眼,就把电动的大门打开了,“你咋这么厉害啊!你跟门卫认识啊”小诗她们一副惊讶的样子,我用大拇指削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故作骄傲地说道”那当然,枫哥是谁啊!大学三年的学生助理可不是白干的!这点面子,别人还是给的!”“呦呦呦,插上尾巴能上天了!”小诗取笑道。学校已经一片黑暗,只有楼里门卫室有亮光,走到了她们宿舍门口,我说:“你们进去了,就按刚才我说的给宿管阿姨说,有问题,再给我打电话”“你怎么办啊?还能回宿舍吗?!”小诗关心的问道,听完我心头一热,“看你们成功进去了,我还得去大宽他们那,我怕他们那再出事。”“你还是回宿舍吧,都这么晚了,他们那都有人看着,应该不会有事!”小诗焦急的说道,其他女孩也随声附和。“我怕万一大宽他们有事,老张他们照顾不过来,放心吧,没事,我一大老爷们,既没财又没色,安全得很!”小诗苦笑了一声,“那好吧,你自己小心,我们进去了!”“嗯。去吧!”我挥手示意他们赶快进楼,一切很顺利,见她们成功进去了,我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就立即往回赶,再一次翻了墙到了宾馆门口,老张在门口焦急的张望,“你搞啥啊,这么久才回来!我都来门口接你三回了!”“女孩们走得有点慢,大宽他们怎么样啦!?”“没事,没什么异常,都已经睡啦!””“那就好,这样老张,你忙活半天也累了,你去另外开间房,好好睡一觉,我跟大宽睡一屋,以防有什么特殊情况!”“这间房太凑活,就一张床,换个房间吧,”“算了,大宽都睡着了,凑活着睡一宿就行啦!”“那好吧,有事叫我啊!”。就这样跟头猪一般身材的大宽,同床一宿,枕头还被大宽紧紧压着,心里暗骂“死大宽,你追女神,连累哥跟你一块遭罪,不对是比你还遭罪!”夜里宾馆附近人家的狗叫个不停,让人难以入睡,拿起手机,看到有两条短信,小诗发来的,“我们到宿舍了,放心吧,你自己小心点!”“你回宾馆了吗!没事吧?”“我到宾馆了,放心吧!一切安好!”在犹豫之下还是把短信发了出去,心想:将近凌晨一点啦,不知小诗是不是已经睡啦!“嗯,好的!今天谢谢你啦,晚安!”小诗竟然秒回了一条短信,“不用客气,晚安!”这一夜感觉既倒霉又美好!

之后,我听说小诗通过了母校的研究生面试,跟男朋友也复合了,虽然我也通过了湖北选调生面试,但心里却苦苦的的不是滋味,直到毕业,除了简单聊聊,我们再也没有其它更紧密的联系,虽然很痛苦,但我不能去破坏小诗的幸福,也许,这就是命运给我们开的一场玩笑,之后的两次,我们都擦肩而过。第一次是我回学校办政审,当时大宽第一年考研失败,在学校附近的大学城租了房,我去他那住了一天,当我坐在回家的客车上,小诗打来电话,“你回学校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宿舍的英姐也要住在大学城准备考研,我和大宽过去帮忙,大宽跟我说,才知道,你回来了!”我心里一苦,假装轻松道:太不巧了吧!我忙了一整天的政审,今天又风风火火的往回赶,连饭都没来及吃,早知道就去你们那蹭饭啦!”小诗也一改埋怨的语气,打趣道:本还想让你过来帮忙搬东西呢!没想到你能掐会算,自己提早溜了!”“嘿嘿,枫哥,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无所不精,无所不通,厉害吧!”见我又开始吹牛乱扯,小诗配合着说:“厉害厉害!你最厉害了!不过好可惜啊,都没能见一面!”小诗突然降低了声调。“下次回学校,我。。。。一定去看你,一定第一个联系你!”我听小诗伤心了慌不择言说了这么一句!“那我等你啊!”第二次回母校,我去湖北已经板上钉钉,办了一些事,我就迫不及待的给小诗打电话,想约她出来吃饭,那时小诗在过暑假,趁没开学在肯德基兼职赚钱帮妈妈买生日礼物,我打电话时她还没上班,并且她男朋友在等着接她下班,心里仿佛被扎了一下,很是失落,但是还是要死撑着说:“那就下次吧,别回头你男朋友误会了,跟我打起来了,我身手又好,万一把他打伤了,呵呵呵。。。。”“他跟你挺像的,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说着欲言又止,“那我跟他打起来,你帮谁啊?!”我又口无遮拦起来!说出来就后悔了,小诗好久没有说话,我赶紧说:“不开玩笑了,下次有机会再聚哈!”“嗯”这是小诗电话里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来到了湖北,跟小诗的联系越来越少,至今已经好久没联系了!时常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她的QQ一直留着,她分享的研究生军训照片一页页看着,她在西藏旅游时分享的点点滴滴一直默默关注着!一次次看到那张美丽灿烂的笑脸,一次次回忆起那调皮可爱的酒窝,心想小诗一定生活得很幸福,学习也一定相当不错,她这么可爱,这么孝顺,男朋友、父母亲一定视她若珍宝,真心为她高兴!真心祝她幸福!

听说大宽因为和小诗宿舍的英姐一块准备考研,住的又近,日久生情,走到了一起,顿感觉到每个人的命运说不清道不明,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能不能走到一起真的很需要缘分,不必强求。向来情深,奈何缘浅,这也许是留给我和小诗这段记忆的深深叹息吧!于我而言,这将是青春年代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愿彼此一切安好,即使相忘于江湖,也要追寻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