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新解《三》

2016-09-12 13:55 | 文/一叶知秋927 | 321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当下大到财源滚滚名声赫赫的上市企业,小到一个饭庄一个舞厅都不可避免的要与一些似乎看不见摸不着却无时无处不存在的社会势力打交道。因为你只要想在这个社会上赚钱,就绝对绕不过这些人,想成为漏网之鱼真的很难。但如果你有相当的官方背景,或影响力已达到相当的规模,则另当别论,这些人也会对你网开一面,但你也不能忽视其的能量。至于那些小商小户若不给某些莫名其妙的支出买单,自会麻烦不断,什么违法用工了,欠缴各种保险啦,或偷漏税款了,找个理由都能罚你个心惊肉痛。人家的理由都是冠冕堂皇的合理合法的,你也只有付了那似乎不该付的钱,一切麻烦才能戛然而止。日后出现任何问题时一个电话就有人出面为你摆平,甚至这些人会帮你偷漏税款,规蔽劳动法,省下许多应该花的钱让你都不免心生感激,由此 大小商家又何乐而不为呢?

黑社会性质的群体还通过各种途径将几乎暴利的垄断的行业掌控在自己人手里,他们通过与那些有绝对权力的官员的儿女亲属结友或合伙开公司,将政府的许多“花钱工程”名正言顺的揽成为自己的“御用钱箱”。他们建立的各种眼花撩乱的“皮包公司”,会成为转包各种公共项目工程的“壳”,也能成为许多贪官黑钱洗白的工具。而在各种垄断行业,在社会保障医疗医药教育保险金融等专属区域,在市容绿化道桥等众多的烧钱公司中,在各类市场娱乐黄赌赌等法律的边缘空当,这些黑社会性质的群体几乎都无所不在。他们虽还不至于形成一个自下而上的完整的组织体系,但一个市一个区一个镇都可能会有一两个手眼通天,黑白道通吃的人,方圆地界得罪官方或许还行,但得罪了这些人就寸步难行。

如今某些政府机关的某些“肥肉工程”不给这些有黑社会背景的公司都不行,对方或许就掌握了足已使许多当权官员丢官罢爵的“把柄”,也或对方早就成了某些政府机关许多见不得阳光的工程“合法债权人”。这有些象许多高利贷公司,一旦他们绑定了你的“待宰羔羊”的位置,就会穷极一切在你身边“步局”,你一旦陷进去再出来比登天都难!

一般有黑社会背景的帮派人员都不太会与穷人为难,各类市场的商贩只要按时交租赁费很少被故意刁难,自然耍混充楞的另当别论。就象各类高利贷公司的要帐人员,给你下套诱你上钩是生意场中的赚钱手段,人家有理有据也不犯法,至于找你要钱不择手段甚至另你家破人亡那是另一回事。现在欺行霸市的人很少,因为大多产生暴利的行业都在这些人把持下,人即可以名正言顺的搜刮民财,就自然不弄“小儿科”的把戏。那些小偷小摸碰瓷耍蛮是绝“不带玩”的,那些整天横着脖子想找茬闹事的,也多是些“混不吝”,绝不是在“组织”的人。

如今落马的贪官动则不明财产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数亿,其实都是通过一个个类似的黑社会组织网络攫取的,而所有贿赂高官的黑金也都是这些“暴力集团”,通过一个个貌似合乎规格实则暗箱操作下的众多“公款工程”产生的。这些人根本不是凭知识学识生存的社会族群,而是社会具备了众多不劳而获的条件,这些人才会应运而生。

旧天津卫黑社会头子袁文会,把持着货场运输,娱乐歌舞及黄赌毒等暴利行业,手下有数十万人,这些人解放后被迫“改邪归正”,但思想上很难认可做老实人凭勤劳吃饭的人生理念。他们骨子里那种弱肉者强食,胜者王侯败者寇的强悍理念根深谛固,而且必然要影响其后代。在当下“丛林法则”俞来俞大行其道时,这些人的子女“言传身教轻车数路”必然会成为各类黑社会性质的团体的骨干人员。

如今在反腐风暴下国家各级公务员多谨言慎行,连贪官都装清廉,可唯独黑社会人员敢开着几十辆上百万的豪车满大街炫富。因为加入这类有黑社会背景组织的富豪很多,这让许多贫寒子弟羡慕不已,纷纷不惜挺而走险加入这些群体。

这些人与政府打交道时的“游刃有余”,与各类官员交往中的“进退适度”都掌控的恰到好处,他们都是“人精”。稍有些木呐的在某些见过大世面的人员点拨下,也变得很智慧,什么样的官员用什么手段什么药方,如何找到官员的“致命穴”他们都是有备而行。正直廉洁的国家干部都可能防不胜防,不知在那个环节就挨黑枪,而满脑子糟粕的社会败类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成为这些黑社会性质的群体随意操弄的“害群之马”也只是个早晚的问题。

我们看西方大片,似乎黑社会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标志,事实是人类社会都免不了会有这类黑社会性质群体生存的土壤。何况我们当下体制法律都有漏洞,一党制的弊病也不应忽视,完全杜绝这种黑恶社会势力很难,但如何扼制其的肆意枉为,使百姓最大限度的享受国家改革发展的“红利”,持政党任重而道远!

2016年9月7日

《待续》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