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寒人生

2014-09-03 05:59,字数:2065个字,共715人读过

苦寒人生

只有品味过人生的苦,才明了人生更多的真谛。

是夏,在招生办公室,接到一个家长的电话:“杨老师,大足一中在哪儿?”

不可能吧,大足一中在哪儿也不知道。“你在哪里?”我问。

“我从大足赶车到了龙水车站,现在不晓得往哪个方向走了。”家长说道。

“你从大足过来乘的是几路车呀,没在龙水政府门口下吗?政府过来一百米就是大足一中呀。”招生办公室里人多,我提高了噪音,继续说道:“你从车站往政府方向走吧!”

“走路要多久?”家长问。

“走路呀?走路得二十几分钟吧,天气太热了,你还是找个车过来吧,一会儿就到了。”我望向窗外,太阳火辣辣的,地面成了一个热甑子。

“谢谢杨老师。”家长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继续忙着手头的事。时间约摸过了半个多钟头,招生办公室里的人渐渐少下来了,最后只剩下了几个办公人员。打电话的家长咋还没来呢,坐车只需几分钟呀。

我正想,门口忽然进来了四个人,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样子。走在前面的是个中年男人,矮小,腿跛;旁边的中年妇女用手按着腰,一副病痛呻吟之状;跟在后面的大孩子清清瘦瘦的,身上挂着一件大衣服;小的一个孩子一如小萝卜头,陈旧而褶皱的衬衣紧紧地绷着身子。我愣住了,这幅画面好像在网上见过,但这又绝对是贫穷的现实版。

“你是杨老师吗?”中年男子向我走来。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学生家长呀。”中年男人用手指了指,“这是我们一家四口。不好意思啊,杨老师,让你久等了。我们……我们是走路过来的。”

“走路?!哦——”我赶忙站起来,给他们去倒水。

我的心一阵发酸。多么热的天啊,他们竟走路过来。

“快坐下来吧,喝杯水——”我热情地招呼着。

“谢谢了,杨老师!”

中年男人颤颤地接过水,一副感激万千之状,不知说了多少个谢谢。“杨老师,我儿子是参加的区指标到校的考试,被大足一中录取了。听说大足一中管理很不错,教学质量也很高,我就把我儿子送来报名了……”他一边抹脸上的汗一边急切地说。

“请坐下来说吧!”我见他们仍然站着,就挪了挪椅子。

“谢谢了!杨老师,我们是宝顶镇人,我们家境不好呀。主要原因是我,身带残疾,不能干过重的体力活;娃儿他妈也是个老病号,有严重的椎间盘突出病,所以你让她坐,她还坐不下来呢。”家长继续说。

我的眼眶湿润了。我说:“现在政策好了,有很多的减免项目,开学时你把残疾证、贫困证都带来吧!学校会考虑减免的——”望着这家人,我想到了儿时的自己,家里也是一贫如洗,苦苦的日子没个边际。

“谢谢了,谢谢了!谢谢你们的支持。唉,自从我和妻子生病后,家里就没什么经济来源了,主要靠政府解决的一点低保费过日子。杨老师,我们也不是懒人,平时在家喂点猪啊做点农活啊什么的,虽然苦,但我们也懂得,读书是一件大事,所以……”他说得一家人的眼神都黯下去了。

“没什么,每个人都有一段苦日子的,你们的孩子都快长大成人了,一个读高中了,再苦几年,就轻松了不是吗?”我安慰道。“来,把名报了吧!叫什么名字?”

“张龙。”大男孩说话很小声,拉着弟弟的手放开来,走到桌前写基本信息。

“张龙,好名字,就是要成一条龙呀!”我鼓励道。

“是的,是的——”家长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一边掏学费一边说,“再苦也要读书呀,读书才有出路,不然,我们一家就没希望了——”家长的眼里闪着希望的光。此时,我想起了儿时,父亲牵着我读书的情景。

那是一个阴雨天,父亲牵着我的手,沿着一条蜿蜒的泥泞路,

报名的程序结束后,一家人要走了。我说,你们不是第一次来龙水吗?我送送你们吧,不然,又不知在哪儿乘车回家了。

中年男人看了看窗外的太阳,又看了看面前的妻儿,眼里忽然很潮润,连声道谢。

我领着他们,请他们上车,但他们迟疑着,说怕他们的脚弄脏了我的车。

“不碍事呀!哪有这么多讲究,上车吧!”我说。

车上,一家人沉默着不知说什么好,那位学生的父亲只会说谢谢。

我说话了,“张龙,来到高中要好好学习,你就是一家人的期望。我小时候家里也是太苦太累了,父亲多病,母亲像男人一样干着重活,他们上有八旬高龄的老人,下有正在读书的我们。家里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因为诸多原因,无法外出,只好在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

“我的父亲总是对我说,要读书,要努力读书。他为了供我和弟弟读书,拖病去做小工,拖病晚上去打鱼鳅拉黄鳝,回家来那阵阵的咳嗽声总是撕扯着沉静夜空,撕扯着我的心。母亲担心父亲的病,担心一家人的生活,总是起早摸黑,忙完屋头的活儿又忙外头的活儿,到龙水街上打小菜卖,到山上去割草药,一背兜一背兜地背到街上去卖——”

“儿时总是捡表姐妹的衣鞋穿,穿的衣服不是大了就是小了,穿的鞋子不是松了就是紧了。到我工作时才买上了一件属于自已的衣服——”

“苦点有什么,苦日子终会过去,人生无苦不甜。父亲总是说天道酬勤,总是说笨鸟先飞早出林——”

这番话把一家人说得更是沉默,也把自己说出了眼泪。

良久。“感谢杨老师,为我们上了一堂课,张龙,你要在大足一中好好学习,争取考上理想的大学。”那位父亲的话让张龙狠狠地点了点头。

到了车站,我塞给家长两百元钱,叮嘱了几句,开着车,顶着火红的太阳,奔驰在幸光大道上。

大足一中笙歌文学社 杨度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