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中小屋

2015-09-03 09:15,字数:794个字,共1010人读过

第1篇:我的梦中小屋

昨天晚上,我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

忽然,我发现屋子里一片光明,我揉揉蒙胧的睡眼 ,睁开眼一看,我躺在一间小木房里,阳光照进了小屋。我轻轻地推开门,这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小木屋吗?

空气是多么的清新,屋外是一片碧绿的草地,不远处还有一棵粗大茂盛的柳树,树下的草地上红的、黄的、紫的花正妍妍地开着……

再看看我的小木屋,虽然没有我原来住的卧室的二分之一大,却十分明亮。虽然小,但摆放的却井井有条:一张木头做的床紧贴着两面墙,其中的一面墙上有一扇窗,使我一抬头就能看到那碧绿的窗外。紧挨着床的是一个精致的床头柜,最左侧有一扇窗,下面是我的窗头柜,最右侧也一扇窗,下边是我的桌子。它虽然没有抽屉,但我非常喜欢它,它的上面摆放着我的吉它,旁边有一把小木椅。它们和我的小木屋都是一块圆柱形木头,从中间劈成两半,树皮也没有扒,正是因为有了它们,才更显得我的小木屋与这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融为一体、清新自然。

我又用长方形的木头为我的小狗盖了一座更小的木屋子,紧贴着我的小木屋。

就这样,我白天坐在草地上弹吉它,鸟儿随着吉它声和唱着,狗趴在草地上聆听这美妙声音。

晚上,躺在星空下的草地上,观星望月,陪伴着我的小木屋……

突然铃声响了,我醒了,怎么又躺在了家里?

原来只是一场梦……

如果这场梦是真的该多好,因为我非常想拥有这样的美景。

第2篇:我梦中的小屋

垂下天幕,便是满天繁星;掀起门帘,便迎一野新绿。

我的小屋面朝大海,背倚绿乡,海是风景,绿也是风景,小屋的出现点缀了风景,风景的存在亦呵护了小屋,好比在层层叠叠的碧波中望见一片白帆时的惊喜,好比在杨柳岸偶然侧身看见残月时的欣慰。

小屋之前卧着水,之后铺着绿,小屋便在水与绿的交织中,虽是有水有草,似乎欠缺点什么,小屋周围应有树,这样才能现出小屋的威严。

在曲曲折折的小路旁,挺立的时绿绿的树,树的枝干很高,像一个个威武的勇士手中持着的宝剑,层层的绿树之中,是我可爱的小屋,这便宛然有点像孟浩然“绿树村边合”的那番景致了,小屋的上面时层层的绿叶,阳光照过来,便留下了参差的斑驳的光影。这时候,轻风吹过,光影便随着轻风颤动起来,这便是另一番风韵了。

曲折的小路连着水和绿,走着曲折的小路,踏上毛茸茸的荇草,到沙滩边看水。

夕阳下,一层层的波浪被镀上了金边,仿佛时玉龙的鳞片在飞落时被画家染上了金色的颜料,披着一身金辉,我想到了坐着祠庙里的佛,他们似乎被金身禁锢了自由。我想我时幸福的,虽然无祠,无金,可我现在不是拥有金辉吗?原来无路便处处时路。

这番极致的景色让我想到了另一番景色,层层的烟雾锁住了滩头,滩朦胧,雾朦胧,光亦朦胧,但现在似乎比那景致更明亮一些,于是心里便有了一点希望,一点信心。总有一天,我会挂起长帆,架上船舶,一鼓作气直击沧海。

小屋依旧如前,在层层树影中静静伫立,阳光下播下了种子,让一朵朵鲜花拥有了阳光般的笑容,那些花在小屋的周围怒放着,开得很艳,艳得似乎要沉淀下来似的,花朵有了阳光,小屋有了花朵,小屋便充满了阳光,小屋周围是没有篱墙的,只要是阳光可以照到的地方,便是小屋的前庭后院,便可以在一起看庭前花开花落,欣赏天上云卷云舒。“域民不以封疆之界”,我不希望一堵墙束缚了我的自由。

小屋之后,便是绿乡。虽不及江南岸的那番绿,但可以“绿”我的小屋,让屋内外充盈着生机,弥漫着绿意。于是星夜下,我便可以一人独望西江月,清酒金樽,对影三人;便可以一人坐席绿野,以星为烛,以月为灯,衔觞赋闲。于是,在对饮数杯之后,也可以学一学李太白的潇洒,王羲之的洒脱。取一张宣纸,蘸一笔饱满的浓墨,行云流水之后,便是一篇骈文散句。若无人赏识,我便自作收藏,说不定后人会把它当作《兰亭序》一样视为珍宝。

垂下天幕,便是满天繁星,我躺在草地上,睡眼朦胧地看着夜空,原来那牵牛与织女的故事只是传说,银汉遥遥,你又岂能暗渡,纵然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但分离时你只有忍顾罢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不是经典,只有把握现在,开拓未来,那才是永恒。

只有把握现在,追寻我梦中的小屋,虽不能演绎经典,但我希望可以创造永恒。

第3篇:我梦中的小屋

“子未尝不爱鸟,但养之有道尔,欲养鸟莫如多种树,使绕屋数百株,扶疏茂密,为鸟国乌家。将旦时,睡梦初醒;尚长转在被,听一片凋啾,如《云门》、《减池》奏;及披衣而起……见其扬翠振彩,倏来倏来,目不暇给,固非一笼一羽之乐而已。在率平生乐处,欲以天地为囿,江汉为池,各适其天,斯为大快”。——这是郑板桥先生的一首诗,优美的语言,美好畅想令人魂萦梦牵。 我一人傻傻,呆呆地托着腮,趴在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屋里,任思绪飞出窗处,让它自由萦绕在美丽的意境中…… 忽然眼前的弥雾渐渐散开,一座红漆刷成的小木屋呈现在我的眼帘。小屋被青山绿树层层环抱,山中绿草如菌,花开似锦,树影婆娑,百鸟齐鸣,好一片世外桃源!我按捺住一颗好奇而激动的心,来到小屋的门前,只见红色的两扇门上各贴着这样一幅对联——屋后松竹添秀色,门前梅兰吐幽香。我终于忍不住推开了小屋的大门,扑面而来的茶香让人瞬间倾倒。我独自在古味盎然的小屋中悠然地踱来踱去,随手翻着书架上一排排的书籍,比时花香;茶香、书香汇集在一起,令你的心为之一振,“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矣”! 茅檐长扫静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 我随即推开筛进阳光的木窗,眼前的景象正如王安石的这首诗般引人入胜,沁人心脾,令你仿佛置生在画卷中一样。 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生活在一个无杂质,无烦扰,无纠纠葛的环境中去,感受淡淡幸福,体会淳朴的美丽,明白诗意的快乐…… 我多么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那么就让它静默在我内心深处,当我迷茫时,当我失意时,当我拖着受伤的羽翼徘徊时,让我再次在这间梦的小屋中寻找安慰,寻找感动,寻找快乐吧。 (指导老师:马一新)

第4篇:我梦中的小屋

不將琴瑟理清弦,尘世哪知鹤梦长。————题记我梦中的小屋并不华美,却干净而整洁,深居于山林之中。我梦中的小屋盛满我要的幸福。简陋的陈设,朴素的青砖绿瓦,花草树木环绕四周,清风拂过,我面朝自然,春暖花开。山上,飘逸的云朵,婆娑的数目,瑰丽的花朵,崎岖的岩石,每一处都是一幅美丽的风景。屋前,几株梅,几枝兰幽幽地开花:屋后,挺直的松、苍翠的竹在风中摇摆,地上的情态也仿佛跟着摇摆了起来。远处,苍翠的青山蒙着一层淡淡的薄纱,极力想掩饰竹自己的那份绿,可是怎么遮挡得住呢?连空气中都视乎可以嗅到“绿色”的味道,苍翠欲滴是他最好的写照啊!林中的那一群鸟儿在欢乐地歌唱者,一只先唱,另一只也立即应和,缠缠绵绵,音符回程一支美妙的歌。大片大片的向日葵与直插云霄的白杨相映成趣,大团大团的树影投下,花儿带着阳光的温暖,和着树叶弥散的香味,已满整个心胸。鸟儿很自由,因为它没有束缚,屋子很温暖,因为阳光的味道四处弥漫,幸福很简单,大自然地恩赐,让一切都和谐,平衡……

第5篇:小屋啊!我的小屋

从不曾想到于她相识,也不曾想到会与她结缘。

四年前,当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离开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走在异域他乡那浇着柏油,铺着地砖的大街小巷上,徘徊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只是这高楼大厦筑就的城市里的一个光线暗淡的影子,那激情的阳光总是被那无情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所吞噬,我是那么地渺小和微不足道。在别人的城市里,我孤独地游荡于自己编织的心路上,心里空荡荡的。这不是属于我的城市。我无心留恋于那或灯红酒绿,或霓虹闪闪,或高雅,或古典……的大厦高楼,那只能使我本已孤寂空荡的新更甚。

当有一天,我遇到了她,走进了她--一平凡的小屋,也没有想到我以后的日子里会与她相伴,同小屋里的其他人相比,我只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过客而已,在来来去去的匆忙中,我无心顾及小屋里的一切,也无暇品味她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来、去。谁也不曾想,当初的结识会改变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或许,与我一样,小屋里的大多数人的经历也是如此。

听小屋里的人说,这小屋是很有历史的。

二十年前,一群不安于现实,激情澎湃的年青人在这里开始了这近二十年的历史。二十年来,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改变了小屋,演绎着小屋里的一段一段故事,也因此改变了自己。听许多人说:小屋在二十年中历经多次变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小屋也见证了那片热土的历史、今天,小屋是忠实的的纪录者和承载着。而小屋在每次的搬迁中总是要丢掉一些东西,也会多了一些东西,但不管如何,小屋里的人们总是将这方寸天地视为心中的圣地,那里的人们的感情是一如既往的和唯一的。二十年过去了,小屋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人也走了一茬又一茬,每一茬人都在小屋里抒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小屋的故事。而离开小屋的人们,不管身处何地,家在何方,心中总装着这样一个地方,总是铭记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名字“挚友小屋“,不管是“温馨之家“、“心灵小屋“,或是“心的归宿“……小屋里的人们和离开她的人们总是那么深情地爱着她,依恋着她。

三年前,当对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大街小巷和城市里的人们不在感到惧怕、陌生时,当那曾空荡跌宕起伏的心归于平静时,我开始审视她,也开始如其他人一样品味她了。而她是平凡的:三条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桌子;十几把或新或旧,或有装饰的或没有的木椅子;二个不旧也不新,放着据说是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无偿捐赠的,或旧或新的书的书柜零乱地摆放在那里;还有几个铁柜子安静地呆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面装着的是别人或许看不上眼的,但小屋里的人们却视如珍宝的东西,每每有一些人或蹲着或站着,或弓着腰翘起屁股聚精会神地找些什么、看什么,让人有一种神秘感和向往感,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稀稀落落的摆设却装点了一个个美好的梦。

小屋里的二盏灯也总是在阴天或天暗的时候亮起来,虽然有时泛黄,有时明亮,但总是即使地照亮着小屋的每个角落,伴随着小屋里忙忙碌碌的人,照亮了小屋门前人来人往的路。而最让小屋里的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挂在小屋墙上的各色各样的工艺品和字画,每一件都有一段故事,每当说起,小屋里的人的神情是那么地自豪,也充满着深情和流露出对小屋里的人的留恋和感激。

这就是小屋里和小屋外的人无数次讲述过的小屋,也是我慢慢融入其中的小屋。在那喧嚣的城市里,小屋无怨无悔、静静地躺在高楼大厦挡去阳光的角落,却与家乡那山水之间的小屋一样,在哺育着我,也接受着那片热土的滋润。

就这样,在审视和品味中,我在小屋度过了两年。而忽一天,独坐于小屋里那把熟悉的椅子上,看着小屋里的一切,想着小屋里发生的故事,我流泪了。我知道我于她结缘了,再也不能与她割舍开了。眼前浮现出的二年来与小屋相伴的一幕又一幕,和着泛黄灯光下小屋的桌、椅、书、画和透出斑驳历史的墙壁,我想起了听过无数次的小屋的昨天,感叹着今天的小屋,憧憬着明天的小屋,想起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我总是被感动着。他们、她们的善良、真诚、无私和富有激情是我永远的留恋。

我流泪,是被小屋里任一物那怕是微不足道的盘景讲述的故事感动的。

我流泪了,是小屋的历史和书写历史的小屋里的人们感动了我。

我流泪了,细数二年来我看到的、听到的、做过的,我情不自禁地流泪。

我流泪,为从不曾想到于她相识,也不曾想到会与她结缘。

四年前,当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离开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走在异域他乡那浇着柏油,铺着地砖的大街小巷上,徘徊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只是这高楼大厦筑就的城市里的一个光线暗淡的影子,那激情的阳光总是被那无情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所吞噬,我是那么地渺小和微不足道。在别人的城市里,我孤独地游荡于自己编织的心路上,心里空荡荡的。这不是属于我的城市。我无心留恋于那或灯红酒绿,或霓虹闪闪,或高雅,或古典……的大厦高楼,那只能使我本已孤寂空荡的新更甚。

当有一天,我遇到了她,走进了她--一平凡的小屋,也没有想到我以后的日子里会与她相伴,同小屋里的其他人相比,我只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过客而已,在来来去去的匆忙中,我无心顾及小屋里的一切,也无暇品味她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来、去。谁也不曾想,当初的结识会改变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或许,与我一样,小屋里的大多数人的经历也是如此。

听小屋里的人说,这小屋是很有历史的。

二十年前,一群不安于现实,激情澎湃的年青人在这里开始了这近二十年的历史。二十年来,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改变了小屋,演绎着小屋里的一段一段故事,也因此改变了自己。听许多人说:小屋在二十年中历经多次变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小屋也见证了那片热土的历史、今天,小屋是忠实的的纪录者和承载着。而小屋在每次的搬迁中总是要丢掉一些东西,也会多了一些东西,但不管如何,小屋里的人们总是将这方寸天地视为心中的圣地,那里的人们的感情是一如既往的和唯一的。二十年过去了,小屋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人也走了一茬又一茬,每一茬人都在小屋里抒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小屋的故事。而离开小屋的人们,不管身处何地,家在何方,心中总装着这样一个地方,总是铭记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名字“挚友小屋“,不管是“温馨之家“、“心灵小屋“,或是“心的归宿“……小屋里的人们和离开她的人们总是那么深情地爱着她,依恋着她。

三年前,当对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大街小巷和城市里的人们不在感到惧怕、陌生时,当那曾空荡跌宕起伏的心归于平静时,我开始审视她,也开始如其他人一样品味她了。而她是平凡的:三条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桌子;十几把或新或旧,或有装饰的或没有的木椅子;二个不旧也不新,放着据说是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无偿捐赠的,或旧或新的书的书柜零乱地摆放在那里;还有几个铁柜子安静地呆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面装着的是别人或许看不上眼的,但小屋里的人们却视如珍宝的东西,每每有一些人或蹲着或站着,或弓着腰翘起屁股聚精会神地找些什么、看什么,让人有一种神秘感和向往感,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稀稀落落的摆设却装点了一个个美好的梦。

小屋里的二盏灯也总是在阴天或天暗的时候亮起来,虽然有时泛黄,有时明亮,但总是即使地照亮着小屋的每个角落,伴随着小屋里忙忙碌碌的人,照亮了小屋门前人来人往的路。而最让小屋里的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挂在小屋墙上的各色各样的工艺品和字画,每一件都有一段故事,每当说起,小屋里的人的神情是那么地自豪,也充满着深情和流露出对小屋里的人的留恋和感激。

这就是小屋里和小屋外的人无数次讲述过的小屋,也是我慢慢融入其中的小屋。在那喧嚣的城市里,小屋无怨无悔、静静地躺在高楼大厦挡去阳光的角落,却与家乡那山水之间的小屋一样,在哺育着我,也接受着那片热土的滋润。

就这样,在审视和品味中,我在小屋度过了两年。而忽一天,独坐于小屋里那把熟悉的椅子上,看着小屋里的一切,想着小屋里发生的故事,我流泪了。我知道我于她结缘了,再也不能与她割舍开了。眼前浮现出的二年来与小屋相伴的一幕又一幕,和着泛黄灯光下小屋的桌、椅、书、画和透出斑驳历史的墙壁,我想起了听过无数次的小屋的昨天,感叹着今天的小屋,憧憬着明天的小屋,想起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我总是被感动着。他们、她们的善良、真诚、无私和富有激情是我永远的留恋。

我流泪,是被小屋里任一物那怕是微不足道的盘景讲述的故事感动的。

我流泪了,是小屋的历史和书写历史的小屋里的人们感动了我。

我流泪了,细数二年来我看到的、听到的、做过的,我情不自禁地流泪。

我流泪,为从不曾想到于她相识,也不曾想到会与她结缘。

四年前,当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离开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走在异域他乡那浇着柏油,铺着地砖的大街小巷上,徘徊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只是这高楼大厦筑就的城市里的一个光线暗淡的影子,那激情的阳光总是被那无情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所吞噬,我是那么地渺小和微不足道。在别人的城市里,我孤独地游荡于自己编织的心路上,心里空荡荡的。这不是属于我的城市。我无心留恋于那或灯红酒绿,或霓虹闪闪,或高雅,或古典……的大厦高楼,那只能使我本已孤寂空荡的新更甚。

当有一天,我遇到了她,走进了她--一平凡的小屋,也没有想到我以后的日子里会与她相伴,同小屋里的其他人相比,我只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过客而已,在来来去去的匆忙中,我无心顾及小屋里的一切,也无暇品味她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来、去。谁也不曾想,当初的结识会改变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或许,与我一样,小屋里的大多数人的经历也是如此。

听小屋里的人说,这小屋是很有历史的。

二十年前,一群不安于现实,激情澎湃的年青人在这里开始了这近二十年的历史。二十年来,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改变了小屋,演绎着小屋里的一段一段故事,也因此改变了自己。听许多人说:小屋在二十年中历经多次变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小屋也见证了那片热土的历史、今天,小屋是忠实的的纪录者和承载着。而小屋在每次的搬迁中总是要丢掉一些东西,也会多了一些东西,但不管如何,小屋里的人们总是将这方寸天地视为心中的圣地,那里的人们的感情是一如既往的和唯一的。二十年过去了,小屋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人也走了一茬又一茬,每一茬人都在小屋里抒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小屋的故事。而离开小屋的人们,不管身处何地,家在何方,心中总装着这样一个地方,总是铭记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名字“挚友小屋“,不管是“温馨之家“、“心灵小屋“,或是“心的归宿“……小屋里的人们和离开她的人们总是那么深情地爱着她,依恋着她。

三年前,当对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大街小巷和城市里的人们不在感到惧怕、陌生时,当那曾空荡跌宕起伏的心归于平静时,我开始审视她,也开始如其他人一样品味她了。而她是平凡的:三条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桌子;十几把或新或旧,或有装饰的或没有的木椅子;二个不旧也不新,放着据说是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无偿捐赠的,或旧或新的书的书柜零乱地摆放在那里;还有几个铁柜子安静地呆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面装着的是别人或许看不上眼的,但小屋里的人们却视如珍宝的东西,每每有一些人或蹲着或站着,或弓着腰翘起屁股聚精会神地找些什么、看什么,让人有一种神秘感和向往感,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稀稀落落的摆设却装点了一个个美好的梦。

小屋里的二盏灯也总是在阴天或天暗的时候亮起来,虽然有时泛黄,有时明亮,但总是即使地照亮着小屋的每个角落,伴随着小屋里忙忙碌碌的人,照亮了小屋门前人来人往的路。而最让小屋里的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挂在小屋墙上的各色各样的工艺品和字画,每一件都有一段故事,每当说起,小屋里的人的神情是那么地自豪,也充满着深情和流露出对小屋里的人的留恋和感激。

这就是小屋里和小屋外的人无数次讲述过的小屋,也是我慢慢融入其中的小屋。在那喧嚣的城市里,小屋无怨无悔、静静地躺在高楼大厦挡去阳光的角落,却与家乡那山水之间的小屋一样,在哺育着我,也接受着那片热土的滋润。

就这样,在审视和品味中,我在小屋度过了两年。而忽一天,独坐于小屋里那把熟悉的椅子上,看着小屋里的一切,想着小屋里发生的故事,我流泪了。我知道我于她结缘了,再也不能与她割舍开了。眼前浮现出的二年来与小屋相伴的一幕又一幕,和着泛黄灯光下小屋的桌、椅、书、画和透出斑驳历史的墙壁,我想起了听过无数次的小屋的昨天,感叹着今天的小屋,憧憬着明天的小屋,想起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我总是被感动着。他们、她们的善良、真诚、无私和富有激情是我永远的留恋。

我流泪,是被小屋里任一物那怕是微不足道的盘景讲述的故事感动的。

我流泪了,是小屋的历史和书写历史的小屋里的人们感动了我。

我流泪了,细数二年来我看到的、听到的、做过的,我情不自禁地流泪。

我流泪,为从不曾想到于她相识,也不曾想到会与她结缘。

四年前,当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离开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走在异域他乡那浇着柏油,铺着地砖的大街小巷上,徘徊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只是这高楼大厦筑就的城市里的一个光线暗淡的影子,那激情的阳光总是被那无情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所吞噬,我是那么地渺小和微不足道。在别人的城市里,我孤独地游荡于自己编织的心路上,心里空荡荡的。这不是属于我的城市。我无心留恋于那或灯红酒绿,或霓虹闪闪,或高雅,或古典……的大厦高楼,那只能使我本已孤寂空荡的新更甚。

当有一天,我遇到了她,走进了她--一平凡的小屋,也没有想到我以后的日子里会与她相伴,同小屋里的其他人相比,我只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过客而已,在来来去去的匆忙中,我无心顾及小屋里的一切,也无暇品味她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来、去。谁也不曾想,当初的结识会改变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或许,与我一样,小屋里的大多数人的经历也是如此。

听小屋里的人说,这小屋是很有历史的。

二十年前,一群不安于现实,激情澎湃的年青人在这里开始了这近二十年的历史。二十年来,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改变了小屋,演绎着小屋里的一段一段故事,也因此改变了自己。听许多人说:小屋在二十年中历经多次变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小屋也见证了那片热土的历史、今天,小屋是忠实的的纪录者和承载着。而小屋在每次的搬迁中总是要丢掉一些东西,也会多了一些东西,但不管如何,小屋里的人们总是将这方寸天地视为心中的圣地,那里的人们的感情是一如既往的和唯一的。二十年过去了,小屋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人也走了一茬又一茬,每一茬人都在小屋里抒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小屋的故事。而离开小屋的人们,不管身处何地,家在何方,心中总装着这样一个地方,总是铭记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名字“挚友小屋“,不管是“温馨之家“、“心灵小屋“,或是“心的归宿“……小屋里的人们和离开她的人们总是那么深情地爱着她,依恋着她。

三年前,当对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大街小巷和城市里的人们不在感到惧怕、陌生时,当那曾空荡跌宕起伏的心归于平静时,我开始审视她,也开始如其他人一样品味她了。而她是平凡的:三条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桌子;十几把或新或旧,或有装饰的或没有的木椅子;二个不旧也不新,放着据说是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无偿捐赠的,或旧或新的书的书柜零乱地摆放在那里;还有几个铁柜子安静地呆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面装着的是别人或许看不上眼的,但小屋里的人们却视如珍宝的东西,每每有一些人或蹲着或站着,或弓着腰翘起屁股聚精会神地找些什么、看什么,让人有一种神秘感和向往感,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稀稀落落的摆设却装点了一个个美好的梦。

小屋里的二盏灯也总是在阴天或天暗的时候亮起来,虽然有时泛黄,有时明亮,但总是即使地照亮着小屋的每个角落,伴随着小屋里忙忙碌碌的人,照亮了小屋门前人来人往的路。而最让小屋里的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挂在小屋墙上的各色各样的工艺品和字画,每一件都有一段故事,每当说起,小屋里的人的神情是那么地自豪,也充满着深情和流露出对小屋里的人的留恋和感激。

这就是小屋里和小屋外的人无数次讲述过的小屋,也是我慢慢融入其中的小屋。在那喧嚣的城市里,小屋无怨无悔、静静地躺在高楼大厦挡去阳光的角落,却与家乡那山水之间的小屋一样,在哺育着我,也接受着那片热土的滋润。

就这样,在审视和品味中,我在小屋度过了两年。而忽一天,独坐于小屋里那把熟悉的椅子上,看着小屋里的一切,想着小屋里发生的故事,我流泪了。我知道我于她结缘了,再也不能与她割舍开了。眼前浮现出的二年来与小屋相伴的一幕又一幕,和着泛黄灯光下小屋的桌、椅、书、画和透出斑驳历史的墙壁,我想起了听过无数次的小屋的昨天,感叹着今天的小屋,憧憬着明天的小屋,想起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我总是被感动着。他们、她们的善良、真诚、无私和富有激情是我永远的留恋。

我流泪,是被小屋里任一物那怕是微不足道的盘景讲述的故事感动的。

我流泪了,是小屋的历史和书写历史的小屋里的人们感动了我。

我流泪了,细数二年来我看到的、听到的、做过的,我情不自禁地流泪。

我流泪,为从不曾想到于她相识,也不曾想到会与她结缘。

四年前,当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离开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走在异域他乡那浇着柏油,铺着地砖的大街小巷上,徘徊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只是这高楼大厦筑就的城市里的一个光线暗淡的影子,那激情的阳光总是被那无情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所吞噬,我是那么地渺小和微不足道。在别人的城市里,我孤独地游荡于自己编织的心路上,心里空荡荡的。这不是属于我的城市。我无心留恋于那或灯红酒绿,或霓虹闪闪,或高雅,或古典……的大厦高楼,那只能使我本已孤寂空荡的新更甚。

当有一天,我遇到了她,走进了她--一平凡的小屋,也没有想到我以后的日子里会与她相伴,同小屋里的其他人相比,我只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过客而已,在来来去去的匆忙中,我无心顾及小屋里的一切,也无暇品味她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来、去。谁也不曾想,当初的结识会改变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或许,与我一样,小屋里的大多数人的经历也是如此。

听小屋里的人说,这小屋是很有历史的。

二十年前,一群不安于现实,激情澎湃的年青人在这里开始了这近二十年的历史。二十年来,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改变了小屋,演绎着小屋里的一段一段故事,也因此改变了自己。听许多人说:小屋在二十年中历经多次变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小屋也见证了那片热土的历史、今天,小屋是忠实的的纪录者和承载着。而小屋在每次的搬迁中总是要丢掉一些东西,也会多了一些东西,但不管如何,小屋里的人们总是将这方寸天地视为心中的圣地,那里的人们的感情是一如既往的和唯一的。二十年过去了,小屋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人也走了一茬又一茬,每一茬人都在小屋里抒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小屋的故事。而离开小屋的人们,不管身处何地,家在何方,心中总装着这样一个地方,总是铭记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名字“挚友小屋“,不管是“温馨之家“、“心灵小屋“,或是“心的归宿“……小屋里的人们和离开她的人们总是那么深情地爱着她,依恋着她。

三年前,当对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大街小巷和城市里的人们不在感到惧怕、陌生时,当那曾空荡跌宕起伏的心归于平静时,我开始审视她,也开始如其他人一样品味她了。而她是平凡的:三条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桌子;十几把或新或旧,或有装饰的或没有的木椅子;二个不旧也不新,放着据说是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无偿捐赠的,或旧或新的书的书柜零乱地摆放在那里;还有几个铁柜子安静地呆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面装着的是别人或许看不上眼的,但小屋里的人们却视如珍宝的东西,每每有一些人或蹲着或站着,或弓着腰翘起屁股聚精会神地找些什么、看什么,让人有一种神秘感和向往感,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稀稀落落的摆设却装点了一个个美好的梦。

小屋里的二盏灯也总是在阴天或天暗的时候亮起来,虽然有时泛黄,有时明亮,但总是即使地照亮着小屋的每个角落,伴随着小屋里忙忙碌碌的人,照亮了小屋门前人来人往的路。而最让小屋里的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挂在小屋墙上的各色各样的工艺品和字画,每一件都有一段故事,每当说起,小屋里的人的神情是那么地自豪,也充满着深情和流露出对小屋里的人的留恋和感激。

这就是小屋里和小屋外的人无数次讲述过的小屋,也是我慢慢融入其中的小屋。在那喧嚣的城市里,小屋无怨无悔、静静地躺在高楼大厦挡去阳光的角落,却与家乡那山水之间的小屋一样,在哺育着我,也接受着那片热土的滋润。

就这样,在审视和品味中,我在小屋度过了两年。而忽一天,独坐于小屋里那把熟悉的椅子上,看着小屋里的一切,想着小屋里发生的故事,我流泪了。我知道我于她结缘了,再也不能与她割舍开了。眼前浮现出的二年来与小屋相伴的一幕又一幕,和着泛黄灯光下小屋的桌、椅、书、画和透出斑驳历史的墙壁,我想起了听过无数次的小屋的昨天,感叹着今天的小屋,憧憬着明天的小屋,想起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我总是被感动着。他们、她们的善良、真诚、无私和富有激情是我永远的留恋。

我流泪,是被小屋里任一物那怕是微不足道的盘景讲述的故事感动的。

我流泪了,是小屋的历史和书写历史的小屋里的人们感动了我。

我流泪了,细数二年来我看到的、听到的、做过的,我情不自禁地流泪。

我流泪,为从不曾想到于她相识,也不曾想到会与她结缘。

四年前,当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离开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走在异域他乡那浇着柏油,铺着地砖的大街小巷上,徘徊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只是这高楼大厦筑就的城市里的一个光线暗淡的影子,那激情的阳光总是被那无情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所吞噬,我是那么地渺小和微不足道。在别人的城市里,我孤独地游荡于自己编织的心路上,心里空荡荡的。这不是属于我的城市。我无心留恋于那或灯红酒绿,或霓虹闪闪,或高雅,或古典……的大厦高楼,那只能使我本已孤寂空荡的新更甚。

当有一天,我遇到了她,走进了她--一平凡的小屋,也没有想到我以后的日子里会与她相伴,同小屋里的其他人相比,我只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过客而已,在来来去去的匆忙中,我无心顾及小屋里的一切,也无暇品味她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来、去。谁也不曾想,当初的结识会改变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或许,与我一样,小屋里的大多数人的经历也是如此。

听小屋里的人说,这小屋是很有历史的。

二十年前,一群不安于现实,激情澎湃的年青人在这里开始了这近二十年的历史。二十年来,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改变了小屋,演绎着小屋里的一段一段故事,也因此改变了自己。听许多人说:小屋在二十年中历经多次变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小屋也见证了那片热土的历史、今天,小屋是忠实的的纪录者和承载着。而小屋在每次的搬迁中总是要丢掉一些东西,也会多了一些东西,但不管如何,小屋里的人们总是将这方寸天地视为心中的圣地,那里的人们的感情是一如既往的和唯一的。二十年过去了,小屋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人也走了一茬又一茬,每一茬人都在小屋里抒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小屋的故事。而离开小屋的人们,不管身处何地,家在何方,心中总装着这样一个地方,总是铭记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名字“挚友小屋“,不管是“温馨之家“、“心灵小屋“,或是“心的归宿“……小屋里的人们和离开她的人们总是那么深情地爱着她,依恋着她。

三年前,当对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大街小巷和城市里的人们不在感到惧怕、陌生时,当那曾空荡跌宕起伏的心归于平静时,我开始审视她,也开始如其他人一样品味她了。而她是平凡的:三条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桌子;十几把或新或旧,或有装饰的或没有的木椅子;二个不旧也不新,放着据说是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无偿捐赠的,或旧或新的书的书柜零乱地摆放在那里;还有几个铁柜子安静地呆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面装着的是别人或许看不上眼的,但小屋里的人们却视如珍宝的东西,每每有一些人或蹲着或站着,或弓着腰翘起屁股聚精会神地找些什么、看什么,让人有一种神秘感和向往感,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稀稀落落的摆设却装点了一个个美好的梦。

小屋里的二盏灯也总是在阴天或天暗的时候亮起来,虽然有时泛黄,有时明亮,但总是即使地照亮着小屋的每个角落,伴随着小屋里忙忙碌碌的人,照亮了小屋门前人来人往的路。而最让小屋里的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挂在小屋墙上的各色各样的工艺品和字画,每一件都有一段故事,每当说起,小屋里的人的神情是那么地自豪,也充满着深情和流露出对小屋里的人的留恋和感激。

这就是小屋里和小屋外的人无数次讲述过的小屋,也是我慢慢融入其中的小屋。在那喧嚣的城市里,小屋无怨无悔、静静地躺在高楼大厦挡去阳光的角落,却与家乡那山水之间的小屋一样,在哺育着我,也接受着那片热土的滋润。

就这样,在审视和品味中,我在小屋度过了两年。而忽一天,独坐于小屋里那把熟悉的椅子上,看着小屋里的一切,想着小屋里发生的故事,我流泪了。我知道我于她结缘了,再也不能与她割舍开了。眼前浮现出的二年来与小屋相伴的一幕又一幕,和着泛黄灯光下小屋的桌、椅、书、画和透出斑驳历史的墙壁,我想起了听过无数次的小屋的昨天,感叹着今天的小屋,憧憬着明天的小屋,想起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我总是被感动着。他们、她们的善良、真诚、无私和富有激情是我永远的留恋。

我流泪,是被小屋里任一物那怕是微不足道的盘景讲述的故事感动的。

我流泪了,是小屋的历史和书写历史的小屋里的人们感动了我。

我流泪了,细数二年来我看到的、听到的、做过的,我情不自禁地流泪。

我流泪,为从不曾想到于她相识,也不曾想到会与她结缘。

四年前,当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离开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走在异域他乡那浇着柏油,铺着地砖的大街小巷上,徘徊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只是这高楼大厦筑就的城市里的一个光线暗淡的影子,那激情的阳光总是被那无情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所吞噬,我是那么地渺小和微不足道。在别人的城市里,我孤独地游荡于自己编织的心路上,心里空荡荡的。这不是属于我的城市。我无心留恋于那或灯红酒绿,或霓虹闪闪,或高雅,或古典……的大厦高楼,那只能使我本已孤寂空荡的新更甚。

当有一天,我遇到了她,走进了她--一平凡的小屋,也没有想到我以后的日子里会与她相伴,同小屋里的其他人相比,我只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过客而已,在来来去去的匆忙中,我无心顾及小屋里的一切,也无暇品味她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来、去。谁也不曾想,当初的结识会改变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或许,与我一样,小屋里的大多数人的经历也是如此。

听小屋里的人说,这小屋是很有历史的。

二十年前,一群不安于现实,激情澎湃的年青人在这里开始了这近二十年的历史。二十年来,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改变了小屋,演绎着小屋里的一段一段故事,也因此改变了自己。听许多人说:小屋在二十年中历经多次变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小屋也见证了那片热土的历史、今天,小屋是忠实的的纪录者和承载着。而小屋在每次的搬迁中总是要丢掉一些东西,也会多了一些东西,但不管如何,小屋里的人们总是将这方寸天地视为心中的圣地,那里的人们的感情是一如既往的和唯一的。二十年过去了,小屋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人也走了一茬又一茬,每一茬人都在小屋里抒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小屋的故事。而离开小屋的人们,不管身处何地,家在何方,心中总装着这样一个地方,总是铭记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名字“挚友小屋“,不管是“温馨之家“、“心灵小屋“,或是“心的归宿“……小屋里的人们和离开她的人们总是那么深情地爱着她,依恋着她。

三年前,当对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大街小巷和城市里的人们不在感到惧怕、陌生时,当那曾空荡跌宕起伏的心归于平静时,我开始审视她,也开始如其他人一样品味她了。而她是平凡的:三条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桌子;十几把或新或旧,或有装饰的或没有的木椅子;二个不旧也不新,放着据说是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无偿捐赠的,或旧或新的书的书柜零乱地摆放在那里;还有几个铁柜子安静地呆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面装着的是别人或许看不上眼的,但小屋里的人们却视如珍宝的东西,每每有一些人或蹲着或站着,或弓着腰翘起屁股聚精会神地找些什么、看什么,让人有一种神秘感和向往感,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稀稀落落的摆设却装点了一个个美好的梦。

小屋里的二盏灯也总是在阴天或天暗的时候亮起来,虽然有时泛黄,有时明亮,但总是即使地照亮着小屋的每个角落,伴随着小屋里忙忙碌碌的人,照亮了小屋门前人来人往的路。而最让小屋里的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挂在小屋墙上的各色各样的工艺品和字画,每一件都有一段故事,每当说起,小屋里的人的神情是那么地自豪,也充满着深情和流露出对小屋里的人的留恋和感激。

这就是小屋里和小屋外的人无数次讲述过的小屋,也是我慢慢融入其中的小屋。在那喧嚣的城市里,小屋无怨无悔、静静地躺在高楼大厦挡去阳光的角落,却与家乡那山水之间的小屋一样,在哺育着我,也接受着那片热土的滋润。

就这样,在审视和品味中,我在小屋度过了两年。而忽一天,独坐于小屋里那把熟悉的椅子上,看着小屋里的一切,想着小屋里发生的故事,我流泪了。我知道我于她结缘了,再也不能与她割舍开了。眼前浮现出的二年来与小屋相伴的一幕又一幕,和着泛黄灯光下小屋的桌、椅、书、画和透出斑驳历史的墙壁,我想起了听过无数次的小屋的昨天,感叹着今天的小屋,憧憬着明天的小屋,想起小屋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我总是被感动着。他们、她们的善良、真诚、无私和富有激情是我永远的留恋。

我流泪,是被小屋里任一物那怕是微不足道的盘景讲述的故事感动的。

我流泪了,是小屋的历史和书写历史的小屋里的人们感动了我。

我流泪了,细数二年来我看到的、听到的、做过的,我情不自禁地流泪。

我流泪,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