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

2015-09-03 09:34,字数:142个字,共1923人读过

第1篇:荆棘鸟

它只有刺破胸膛才能歌唱

注定是一个悲伤的结局

命运的束缚

无人能改变

它渴望歌唱

经过了所有的磨难

它找到了最尖的荆棘

它生命的终点

渴望的血在空中

绽放 绽放

热烈而凄凉

它放声地歌唱

歌唱 是它生命的归宿

荆棘鸟

它只有刺破胸膛才能歌唱

...... ......

第2篇:荆棘鸟

荆棘鸟

一直在寻找

一棵带刺的树 寻找

无时在渴望着

深深刺进胸膛 渴望

在一弯新月的夜

唱出最美的歌 月夜

直到 鲜血淋漓

直到 生命终了

第3篇:荆棘鸟

消逝的流水

留下了昨日的歌

婉转着的跳跃

惆怅也跟着欢腾。

热闹也嬉戏

是谁没有跳舞。

荆棘鸟消失在那个黄昏

没有歌声的离别。

轻盈的翅膀划过天空。

只有落日看着你轻轻飞离。

荆棘鸟,冰冰的水珠闪耀着清冽的光芒

依偎在香樟的肩膀。

寻找消失的熟稔。

留恋,无可避免地占据你的心房

稚嫩的心窝承载不了它的重量。

你扔掉了回忆

以为可以变轻松。

不会懂的无知没有尽头。

你没有流浪的勇敢

你不敢一个人逃到远方

路的绵长有繁冗。

你遗忘了自己。

可是,

星星还是会流泪

会唱忧伤的歌

唯独不会记得自己。

蔚蓝的天幕里

悬挂着谁的耳坠

第4篇:荆棘鸟

所有的人都说她是个无法被拯救的小孩。像根荆棘。谁去触碰就会刺痛谁的手指,十指连心。她弄疼过许多人的心。最后,所有的人放弃了她。

4岁时她因常跟同岁的表妹吵架而内心生恨。一日的争吵中她用指甲掐烂表妹的手。狠狠的。流血了。

6岁至10岁她住在表哥家,几乎每天都与表哥发生争吵撕打。每次吵到一半,都会被舅母拉搁开。但内心的愤怒,却久久残留不熄。

12岁时,她用尺子戳烂另一个与她同龄女孩的手。那女孩是她的好朋友。

14岁时,她让人把一直对她纠缠不休的男孩,弄到小巷子里,拳打脚踢。

15岁时,她出手打了一女孩一耳光,女孩是她的同班同学。

16时她把锋利的尖刀插进某男生手臂。

没有任何原因与过多的纠纷。仇恨与愤怒,仿佛是与生具来的。就像一辆无规则的车,随意的乱开,乱撞,时不时的流血死人。然后有人流血,流泪。也有人躲在暗处,偷偷的笑。

……

跟星座上说的一样她是个敏感多疑的人。别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都被她左思右想。推敲并且定理。这样的人往往都活得很累但她乐此不疲。面对别人有意的无意的伤害,总是耿耿余怀。仇恨,像海底的游鱼一样深深的隐藏起来,但某一日会突然的拿出来放在阳光下,暴晒,至死。快意,又舒畅,仿佛是自己给予自己的一场救赎。

偶尔有过善良,温柔,以及少女都有过的羞涩。但本质终是恶的。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凶残,暴躁的状态。喜欢极端的东西,却从不认同世界上有绝对的好人或坏人。喜欢听所有被禁播的歌,认为那才是真实的属于自己的。喜欢荆棘鸟。在无数个大雪纷纷的冬天站在雪中不止一遍的羡慕过它们,那种死亡带来的收获只有她一个人才能透彻的知晓。喜欢看别人,但往往看都的是丑陋,然后两个原本没有任何相干关系的人之间渐渐出现一种微妙的关系。恨。而这种关系只被她一个人知道。

常常在子夜醒来,对着漆黑说话。长时间的失眠,头痛。医生说你脑神经衰弱,需要多休息和喝一些补脑的药。医生给她开了些口服液,和维生素B。回到宿舍她把它们全扔进马桶。桀骜的认为自己是聪明的,并有着一颗即使是黑夜也依然清醒着的头脑。

恃才傲物。仰着张脸不是寂寞,是骄傲。讨厌爱笑的人,无论男女,辩论会上她站起来对赞成人活着该多点微笑的人说:爱笑的人都是满脸淫荡的。全班顿时哑然。班里来了个新同学,是个有钱而没有德的男生。他对她并不了解。看着她瘦小小的身体,白皙的脸庞,一日他拿着鲜红的玫瑰走到她旁边,说今晚陪我出去玩。她没有说话,饶开他的身子要离开。他拦住她,并高调着着嗓门说,怎么让你陪我还不愿意?老子有的是钱给你。周围的同学都笑开了。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有随和,有讽刺,有冷漠,也有胺脏与淫荡。她站在原地,面红耳赤。手拿玫瑰的男生沉默了。她迅速的瞄了他一眼后离开。斜视。带着无情与冷漠。然后身后是一阵爆炸式的尖叫。在这个小小的农村学校里,纯朴同学们第一次目睹了杀人事件。

那年她刚好18岁。

曾对那个被她用尺子戳烂手的女孩说过,如果有来世她要做一只荆棘鸟,一生起就只做一件事,寻刺,歌唱。死亡。

文章引用自:

第5篇:血舞荆棘

在已知的世界

跳着未知的舞

唱着未知的歌

说着未知的话

无所谓现实

无所谓点点滴滴他与她

只要我还是我

我一定能血舞荆棘

踩一脚鲜红

跳一曲摄人心魄的

舞~

第6篇:错过荆棘鸟(上)

传说中有一种美丽的鸟,她羽毛如被熊熊烈火点燃而徐徐生辉,如火如荼的身影穿梭于荆棘灌木丛中。她优美的歌喉与生俱来,遗憾的是她只唱一次。短暂而漫长中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自从离开母亲的庇护,道别温存过她体温的雀巢,她马不停蹄、鸟不停飞地寻找荆棘丛。就像是睡美人一样,静静地酣睡于危机重重的荆棘丛林中,等待着英勇的白马王子挥剑救助。只是,荆棘鸟所期望的并不是童话世界中的团圆结局,她的夙愿就是不断地寻找荆棘树,一株长而尖的荆棘树。在本能的催促下,漫无目的地寻找,忍耐着寒冷与疲倦的煎熬,她都默不出声……

当她如愿以偿的时候,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深深地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万物都不知道她的理由。她只是唱着、唱着,在奄奄一息的时刻,超脱了自身的痛苦,将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升华如同神乐之音,使人世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直到她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美妙绝伦的音符轻轻地点缀着她生命的句号,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而烂漫的谜。

荆棘树等待属于自己的荆棘鸟,荆棘鸟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荆棘树。香消玉殒后,又能怎么样?

然而,我又在等待着什么?

一 严明高中

16岁的夏天,林小琳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23路公共汽车下车到安明路。她放下累重的行李,用袖子擦擦额前的汗珠。今天阳光明媚,林小琳并没有受到阳光明媚的熏陶。此时,她正在烦恼着该怎样进去这间在她面前紧闭大门的学校。严明高级中学,是A市数一数二的特级高中。考上这间高中,林小琳并不是因为它在A市的知名度,因为她哥哥也在这间高中读书。林小琳是高一新生,而她哥哥林风是高三冲锋生。

后来不知道经过多少波折,她只记得当她在校门外探头探脑的时候正好被校长看到,那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半个头的小老头,微微发着油光的头上顶着地中海趋势的头发,死死地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厉声喝然,害得林小琳的可怜小头颅差点就要命丧于校门的铁栏之间。后来被带到校长办公室,无奈之下拨通哥哥的电话。她看着校长知道是林风,本来扭得麻花似的眉毛马上舒展而抚为弯弯的新月,变脸比翻书还快,笑脸如风。多少奔波后,林小琳终于可以喘口气,一切都打点好了。到头来,她还只能充当襁褓中的婴儿,享受着庇护。

102班中,临于角落的一个小座位。林小琳在进入教室的瞬间就转身走去,自然地坐在临于角落的那个小座位上。她只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细细吟唱,没有听众,没有灯光。只是喜欢,喜欢才去歌唱。她懒洋洋地用手托住下巴,缓缓的目光流向窗外的风光。同桌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叫裴珈。林小琳像一只看似驯养的小猫,扑闪着有着深深的双眼皮眼睛,温纯地听着裴珈替她介绍学校里的规矩,还有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的丰功伟绩。不时点下头表示“我正在听”,眼角的余光不停地停留在对面的高楼。高三的教学楼。

林小琳从小就有一种意念,要胜过林风。林小琳并不是林风亲生妹妹,对,林小琳是林风的爸爸妈妈收养回来的女儿。林小琳其实是很想跟林风相处好,可是林风太优秀了,他很喜欢坏坏地捣乱她的头发,在他眼里她永远只是一个小孩。林风很温柔,很亲切。林小琳很淑女,笑起来很甜很美。何人在笑?安其皮囊。林小琳所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小琳的喜好习惯。林小琳所不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风自己的喜好习惯。

二 小琳,苏小琳,林小琳

我叫小琳。我没有童年,更没有家人,没有家,我是我心中埋藏得不透风的自己。

我叫苏小琳,我是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苏鸣。我的童年很难忘,每天浸没于尖锋相对的争吵声中。自从爸爸决定辞去做司机的工作而改行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当一位农民,我的家就蒙上一层厚厚的玻璃碎痕。妈妈对于爸爸这种疯狂的决定感到失望,后来爸爸的农场经济不周把家里唯一的一块地契卖掉后,妈妈与爸爸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中。5岁的我很明白,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爱情。妈妈的日记是藏在床底的一个精致的枫红色木盒子中,恶魔作怪下我偷窥了她的心灵。也许是我的出现,他们才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吧,我的存在,将他和她禁锢于只存在责任的婚姻。

弟弟苏鸣不会说话,我甚至

传说中有一种美丽的鸟,她羽毛如被熊熊烈火点燃而徐徐生辉,如火如荼的身影穿梭于荆棘灌木丛中。她优美的歌喉与生俱来,遗憾的是她只唱一次。短暂而漫长中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自从离开母亲的庇护,道别温存过她体温的雀巢,她马不停蹄、鸟不停飞地寻找荆棘丛。就像是睡美人一样,静静地酣睡于危机重重的荆棘丛林中,等待着英勇的白马王子挥剑救助。只是,荆棘鸟所期望的并不是童话世界中的团圆结局,她的夙愿就是不断地寻找荆棘树,一株长而尖的荆棘树。在本能的催促下,漫无目的地寻找,忍耐着寒冷与疲倦的煎熬,她都默不出声……

当她如愿以偿的时候,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深深地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万物都不知道她的理由。她只是唱着、唱着,在奄奄一息的时刻,超脱了自身的痛苦,将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升华如同神乐之音,使人世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直到她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美妙绝伦的音符轻轻地点缀着她生命的句号,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而烂漫的谜。

荆棘树等待属于自己的荆棘鸟,荆棘鸟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荆棘树。香消玉殒后,又能怎么样?

然而,我又在等待着什么?

一 严明高中

16岁的夏天,林小琳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23路公共汽车下车到安明路。她放下累重的行李,用袖子擦擦额前的汗珠。今天阳光明媚,林小琳并没有受到阳光明媚的熏陶。此时,她正在烦恼着该怎样进去这间在她面前紧闭大门的学校。严明高级中学,是A市数一数二的特级高中。考上这间高中,林小琳并不是因为它在A市的知名度,因为她哥哥也在这间高中读书。林小琳是高一新生,而她哥哥林风是高三冲锋生。

后来不知道经过多少波折,她只记得当她在校门外探头探脑的时候正好被校长看到,那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半个头的小老头,微微发着油光的头上顶着地中海趋势的头发,死死地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厉声喝然,害得林小琳的可怜小头颅差点就要命丧于校门的铁栏之间。后来被带到校长办公室,无奈之下拨通哥哥的电话。她看着校长知道是林风,本来扭得麻花似的眉毛马上舒展而抚为弯弯的新月,变脸比翻书还快,笑脸如风。多少奔波后,林小琳终于可以喘口气,一切都打点好了。到头来,她还只能充当襁褓中的婴儿,享受着庇护。

102班中,临于角落的一个小座位。林小琳在进入教室的瞬间就转身走去,自然地坐在临于角落的那个小座位上。她只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细细吟唱,没有听众,没有灯光。只是喜欢,喜欢才去歌唱。她懒洋洋地用手托住下巴,缓缓的目光流向窗外的风光。同桌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叫裴珈。林小琳像一只看似驯养的小猫,扑闪着有着深深的双眼皮眼睛,温纯地听着裴珈替她介绍学校里的规矩,还有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的丰功伟绩。不时点下头表示“我正在听”,眼角的余光不停地停留在对面的高楼。高三的教学楼。

林小琳从小就有一种意念,要胜过林风。林小琳并不是林风亲生妹妹,对,林小琳是林风的爸爸妈妈收养回来的女儿。林小琳其实是很想跟林风相处好,可是林风太优秀了,他很喜欢坏坏地捣乱她的头发,在他眼里她永远只是一个小孩。林风很温柔,很亲切。林小琳很淑女,笑起来很甜很美。何人在笑?安其皮囊。林小琳所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小琳的喜好习惯。林小琳所不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风自己的喜好习惯。

二 小琳,苏小琳,林小琳

我叫小琳。我没有童年,更没有家人,没有家,我是我心中埋藏得不透风的自己。

我叫苏小琳,我是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苏鸣。我的童年很难忘,每天浸没于尖锋相对的争吵声中。自从爸爸决定辞去做司机的工作而改行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当一位农民,我的家就蒙上一层厚厚的玻璃碎痕。妈妈对于爸爸这种疯狂的决定感到失望,后来爸爸的农场经济不周把家里唯一的一块地契卖掉后,妈妈与爸爸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中。5岁的我很明白,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爱情。妈妈的日记是藏在床底的一个精致的枫红色木盒子中,恶魔作怪下我偷窥了她的心灵。也许是我的出现,他们才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吧,我的存在,将他和她禁锢于只存在责任的婚姻。

弟弟苏鸣不会说话,我甚至

传说中有一种美丽的鸟,她羽毛如被熊熊烈火点燃而徐徐生辉,如火如荼的身影穿梭于荆棘灌木丛中。她优美的歌喉与生俱来,遗憾的是她只唱一次。短暂而漫长中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自从离开母亲的庇护,道别温存过她体温的雀巢,她马不停蹄、鸟不停飞地寻找荆棘丛。就像是睡美人一样,静静地酣睡于危机重重的荆棘丛林中,等待着英勇的白马王子挥剑救助。只是,荆棘鸟所期望的并不是童话世界中的团圆结局,她的夙愿就是不断地寻找荆棘树,一株长而尖的荆棘树。在本能的催促下,漫无目的地寻找,忍耐着寒冷与疲倦的煎熬,她都默不出声……

当她如愿以偿的时候,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深深地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万物都不知道她的理由。她只是唱着、唱着,在奄奄一息的时刻,超脱了自身的痛苦,将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升华如同神乐之音,使人世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直到她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美妙绝伦的音符轻轻地点缀着她生命的句号,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而烂漫的谜。

荆棘树等待属于自己的荆棘鸟,荆棘鸟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荆棘树。香消玉殒后,又能怎么样?

然而,我又在等待着什么?

一 严明高中

16岁的夏天,林小琳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23路公共汽车下车到安明路。她放下累重的行李,用袖子擦擦额前的汗珠。今天阳光明媚,林小琳并没有受到阳光明媚的熏陶。此时,她正在烦恼着该怎样进去这间在她面前紧闭大门的学校。严明高级中学,是A市数一数二的特级高中。考上这间高中,林小琳并不是因为它在A市的知名度,因为她哥哥也在这间高中读书。林小琳是高一新生,而她哥哥林风是高三冲锋生。

后来不知道经过多少波折,她只记得当她在校门外探头探脑的时候正好被校长看到,那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半个头的小老头,微微发着油光的头上顶着地中海趋势的头发,死死地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厉声喝然,害得林小琳的可怜小头颅差点就要命丧于校门的铁栏之间。后来被带到校长办公室,无奈之下拨通哥哥的电话。她看着校长知道是林风,本来扭得麻花似的眉毛马上舒展而抚为弯弯的新月,变脸比翻书还快,笑脸如风。多少奔波后,林小琳终于可以喘口气,一切都打点好了。到头来,她还只能充当襁褓中的婴儿,享受着庇护。

102班中,临于角落的一个小座位。林小琳在进入教室的瞬间就转身走去,自然地坐在临于角落的那个小座位上。她只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细细吟唱,没有听众,没有灯光。只是喜欢,喜欢才去歌唱。她懒洋洋地用手托住下巴,缓缓的目光流向窗外的风光。同桌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叫裴珈。林小琳像一只看似驯养的小猫,扑闪着有着深深的双眼皮眼睛,温纯地听着裴珈替她介绍学校里的规矩,还有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的丰功伟绩。不时点下头表示“我正在听”,眼角的余光不停地停留在对面的高楼。高三的教学楼。

林小琳从小就有一种意念,要胜过林风。林小琳并不是林风亲生妹妹,对,林小琳是林风的爸爸妈妈收养回来的女儿。林小琳其实是很想跟林风相处好,可是林风太优秀了,他很喜欢坏坏地捣乱她的头发,在他眼里她永远只是一个小孩。林风很温柔,很亲切。林小琳很淑女,笑起来很甜很美。何人在笑?安其皮囊。林小琳所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小琳的喜好习惯。林小琳所不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风自己的喜好习惯。

二 小琳,苏小琳,林小琳

我叫小琳。我没有童年,更没有家人,没有家,我是我心中埋藏得不透风的自己。

我叫苏小琳,我是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苏鸣。我的童年很难忘,每天浸没于尖锋相对的争吵声中。自从爸爸决定辞去做司机的工作而改行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当一位农民,我的家就蒙上一层厚厚的玻璃碎痕。妈妈对于爸爸这种疯狂的决定感到失望,后来爸爸的农场经济不周把家里唯一的一块地契卖掉后,妈妈与爸爸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中。5岁的我很明白,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爱情。妈妈的日记是藏在床底的一个精致的枫红色木盒子中,恶魔作怪下我偷窥了她的心灵。也许是我的出现,他们才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吧,我的存在,将他和她禁锢于只存在责任的婚姻。

弟弟苏鸣不会说话,我甚至

传说中有一种美丽的鸟,她羽毛如被熊熊烈火点燃而徐徐生辉,如火如荼的身影穿梭于荆棘灌木丛中。她优美的歌喉与生俱来,遗憾的是她只唱一次。短暂而漫长中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自从离开母亲的庇护,道别温存过她体温的雀巢,她马不停蹄、鸟不停飞地寻找荆棘丛。就像是睡美人一样,静静地酣睡于危机重重的荆棘丛林中,等待着英勇的白马王子挥剑救助。只是,荆棘鸟所期望的并不是童话世界中的团圆结局,她的夙愿就是不断地寻找荆棘树,一株长而尖的荆棘树。在本能的催促下,漫无目的地寻找,忍耐着寒冷与疲倦的煎熬,她都默不出声……

当她如愿以偿的时候,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深深地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万物都不知道她的理由。她只是唱着、唱着,在奄奄一息的时刻,超脱了自身的痛苦,将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升华如同神乐之音,使人世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直到她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美妙绝伦的音符轻轻地点缀着她生命的句号,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而烂漫的谜。

荆棘树等待属于自己的荆棘鸟,荆棘鸟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荆棘树。香消玉殒后,又能怎么样?

然而,我又在等待着什么?

一 严明高中

16岁的夏天,林小琳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23路公共汽车下车到安明路。她放下累重的行李,用袖子擦擦额前的汗珠。今天阳光明媚,林小琳并没有受到阳光明媚的熏陶。此时,她正在烦恼着该怎样进去这间在她面前紧闭大门的学校。严明高级中学,是A市数一数二的特级高中。考上这间高中,林小琳并不是因为它在A市的知名度,因为她哥哥也在这间高中读书。林小琳是高一新生,而她哥哥林风是高三冲锋生。

后来不知道经过多少波折,她只记得当她在校门外探头探脑的时候正好被校长看到,那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半个头的小老头,微微发着油光的头上顶着地中海趋势的头发,死死地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厉声喝然,害得林小琳的可怜小头颅差点就要命丧于校门的铁栏之间。后来被带到校长办公室,无奈之下拨通哥哥的电话。她看着校长知道是林风,本来扭得麻花似的眉毛马上舒展而抚为弯弯的新月,变脸比翻书还快,笑脸如风。多少奔波后,林小琳终于可以喘口气,一切都打点好了。到头来,她还只能充当襁褓中的婴儿,享受着庇护。

102班中,临于角落的一个小座位。林小琳在进入教室的瞬间就转身走去,自然地坐在临于角落的那个小座位上。她只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细细吟唱,没有听众,没有灯光。只是喜欢,喜欢才去歌唱。她懒洋洋地用手托住下巴,缓缓的目光流向窗外的风光。同桌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叫裴珈。林小琳像一只看似驯养的小猫,扑闪着有着深深的双眼皮眼睛,温纯地听着裴珈替她介绍学校里的规矩,还有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的丰功伟绩。不时点下头表示“我正在听”,眼角的余光不停地停留在对面的高楼。高三的教学楼。

林小琳从小就有一种意念,要胜过林风。林小琳并不是林风亲生妹妹,对,林小琳是林风的爸爸妈妈收养回来的女儿。林小琳其实是很想跟林风相处好,可是林风太优秀了,他很喜欢坏坏地捣乱她的头发,在他眼里她永远只是一个小孩。林风很温柔,很亲切。林小琳很淑女,笑起来很甜很美。何人在笑?安其皮囊。林小琳所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小琳的喜好习惯。林小琳所不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风自己的喜好习惯。

二 小琳,苏小琳,林小琳

我叫小琳。我没有童年,更没有家人,没有家,我是我心中埋藏得不透风的自己。

我叫苏小琳,我是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苏鸣。我的童年很难忘,每天浸没于尖锋相对的争吵声中。自从爸爸决定辞去做司机的工作而改行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当一位农民,我的家就蒙上一层厚厚的玻璃碎痕。妈妈对于爸爸这种疯狂的决定感到失望,后来爸爸的农场经济不周把家里唯一的一块地契卖掉后,妈妈与爸爸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中。5岁的我很明白,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爱情。妈妈的日记是藏在床底的一个精致的枫红色木盒子中,恶魔作怪下我偷窥了她的心灵。也许是我的出现,他们才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吧,我的存在,将他和她禁锢于只存在责任的婚姻。

弟弟苏鸣不会说话,我甚至

传说中有一种美丽的鸟,她羽毛如被熊熊烈火点燃而徐徐生辉,如火如荼的身影穿梭于荆棘灌木丛中。她优美的歌喉与生俱来,遗憾的是她只唱一次。短暂而漫长中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自从离开母亲的庇护,道别温存过她体温的雀巢,她马不停蹄、鸟不停飞地寻找荆棘丛。就像是睡美人一样,静静地酣睡于危机重重的荆棘丛林中,等待着英勇的白马王子挥剑救助。只是,荆棘鸟所期望的并不是童话世界中的团圆结局,她的夙愿就是不断地寻找荆棘树,一株长而尖的荆棘树。在本能的催促下,漫无目的地寻找,忍耐着寒冷与疲倦的煎熬,她都默不出声……

当她如愿以偿的时候,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深深地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万物都不知道她的理由。她只是唱着、唱着,在奄奄一息的时刻,超脱了自身的痛苦,将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升华如同神乐之音,使人世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直到她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美妙绝伦的音符轻轻地点缀着她生命的句号,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而烂漫的谜。

荆棘树等待属于自己的荆棘鸟,荆棘鸟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荆棘树。香消玉殒后,又能怎么样?

然而,我又在等待着什么?

一 严明高中

16岁的夏天,林小琳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23路公共汽车下车到安明路。她放下累重的行李,用袖子擦擦额前的汗珠。今天阳光明媚,林小琳并没有受到阳光明媚的熏陶。此时,她正在烦恼着该怎样进去这间在她面前紧闭大门的学校。严明高级中学,是A市数一数二的特级高中。考上这间高中,林小琳并不是因为它在A市的知名度,因为她哥哥也在这间高中读书。林小琳是高一新生,而她哥哥林风是高三冲锋生。

后来不知道经过多少波折,她只记得当她在校门外探头探脑的时候正好被校长看到,那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半个头的小老头,微微发着油光的头上顶着地中海趋势的头发,死死地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厉声喝然,害得林小琳的可怜小头颅差点就要命丧于校门的铁栏之间。后来被带到校长办公室,无奈之下拨通哥哥的电话。她看着校长知道是林风,本来扭得麻花似的眉毛马上舒展而抚为弯弯的新月,变脸比翻书还快,笑脸如风。多少奔波后,林小琳终于可以喘口气,一切都打点好了。到头来,她还只能充当襁褓中的婴儿,享受着庇护。

102班中,临于角落的一个小座位。林小琳在进入教室的瞬间就转身走去,自然地坐在临于角落的那个小座位上。她只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细细吟唱,没有听众,没有灯光。只是喜欢,喜欢才去歌唱。她懒洋洋地用手托住下巴,缓缓的目光流向窗外的风光。同桌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叫裴珈。林小琳像一只看似驯养的小猫,扑闪着有着深深的双眼皮眼睛,温纯地听着裴珈替她介绍学校里的规矩,还有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的丰功伟绩。不时点下头表示“我正在听”,眼角的余光不停地停留在对面的高楼。高三的教学楼。

林小琳从小就有一种意念,要胜过林风。林小琳并不是林风亲生妹妹,对,林小琳是林风的爸爸妈妈收养回来的女儿。林小琳其实是很想跟林风相处好,可是林风太优秀了,他很喜欢坏坏地捣乱她的头发,在他眼里她永远只是一个小孩。林风很温柔,很亲切。林小琳很淑女,笑起来很甜很美。何人在笑?安其皮囊。林小琳所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小琳的喜好习惯。林小琳所不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风自己的喜好习惯。

二 小琳,苏小琳,林小琳

我叫小琳。我没有童年,更没有家人,没有家,我是我心中埋藏得不透风的自己。

我叫苏小琳,我是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苏鸣。我的童年很难忘,每天浸没于尖锋相对的争吵声中。自从爸爸决定辞去做司机的工作而改行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当一位农民,我的家就蒙上一层厚厚的玻璃碎痕。妈妈对于爸爸这种疯狂的决定感到失望,后来爸爸的农场经济不周把家里唯一的一块地契卖掉后,妈妈与爸爸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中。5岁的我很明白,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爱情。妈妈的日记是藏在床底的一个精致的枫红色木盒子中,恶魔作怪下我偷窥了她的心灵。也许是我的出现,他们才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吧,我的存在,将他和她禁锢于只存在责任的婚姻。

弟弟苏鸣不会说话,我甚至

传说中有一种美丽的鸟,她羽毛如被熊熊烈火点燃而徐徐生辉,如火如荼的身影穿梭于荆棘灌木丛中。她优美的歌喉与生俱来,遗憾的是她只唱一次。短暂而漫长中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自从离开母亲的庇护,道别温存过她体温的雀巢,她马不停蹄、鸟不停飞地寻找荆棘丛。就像是睡美人一样,静静地酣睡于危机重重的荆棘丛林中,等待着英勇的白马王子挥剑救助。只是,荆棘鸟所期望的并不是童话世界中的团圆结局,她的夙愿就是不断地寻找荆棘树,一株长而尖的荆棘树。在本能的催促下,漫无目的地寻找,忍耐着寒冷与疲倦的煎熬,她都默不出声……

当她如愿以偿的时候,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深深地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万物都不知道她的理由。她只是唱着、唱着,在奄奄一息的时刻,超脱了自身的痛苦,将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升华如同神乐之音,使人世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直到她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美妙绝伦的音符轻轻地点缀着她生命的句号,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而烂漫的谜。

荆棘树等待属于自己的荆棘鸟,荆棘鸟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荆棘树。香消玉殒后,又能怎么样?

然而,我又在等待着什么?

一 严明高中

16岁的夏天,林小琳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23路公共汽车下车到安明路。她放下累重的行李,用袖子擦擦额前的汗珠。今天阳光明媚,林小琳并没有受到阳光明媚的熏陶。此时,她正在烦恼着该怎样进去这间在她面前紧闭大门的学校。严明高级中学,是A市数一数二的特级高中。考上这间高中,林小琳并不是因为它在A市的知名度,因为她哥哥也在这间高中读书。林小琳是高一新生,而她哥哥林风是高三冲锋生。

后来不知道经过多少波折,她只记得当她在校门外探头探脑的时候正好被校长看到,那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半个头的小老头,微微发着油光的头上顶着地中海趋势的头发,死死地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厉声喝然,害得林小琳的可怜小头颅差点就要命丧于校门的铁栏之间。后来被带到校长办公室,无奈之下拨通哥哥的电话。她看着校长知道是林风,本来扭得麻花似的眉毛马上舒展而抚为弯弯的新月,变脸比翻书还快,笑脸如风。多少奔波后,林小琳终于可以喘口气,一切都打点好了。到头来,她还只能充当襁褓中的婴儿,享受着庇护。

102班中,临于角落的一个小座位。林小琳在进入教室的瞬间就转身走去,自然地坐在临于角落的那个小座位上。她只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细细吟唱,没有听众,没有灯光。只是喜欢,喜欢才去歌唱。她懒洋洋地用手托住下巴,缓缓的目光流向窗外的风光。同桌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叫裴珈。林小琳像一只看似驯养的小猫,扑闪着有着深深的双眼皮眼睛,温纯地听着裴珈替她介绍学校里的规矩,还有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的丰功伟绩。不时点下头表示“我正在听”,眼角的余光不停地停留在对面的高楼。高三的教学楼。

林小琳从小就有一种意念,要胜过林风。林小琳并不是林风亲生妹妹,对,林小琳是林风的爸爸妈妈收养回来的女儿。林小琳其实是很想跟林风相处好,可是林风太优秀了,他很喜欢坏坏地捣乱她的头发,在他眼里她永远只是一个小孩。林风很温柔,很亲切。林小琳很淑女,笑起来很甜很美。何人在笑?安其皮囊。林小琳所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小琳的喜好习惯。林小琳所不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风自己的喜好习惯。

二 小琳,苏小琳,林小琳

我叫小琳。我没有童年,更没有家人,没有家,我是我心中埋藏得不透风的自己。

我叫苏小琳,我是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苏鸣。我的童年很难忘,每天浸没于尖锋相对的争吵声中。自从爸爸决定辞去做司机的工作而改行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当一位农民,我的家就蒙上一层厚厚的玻璃碎痕。妈妈对于爸爸这种疯狂的决定感到失望,后来爸爸的农场经济不周把家里唯一的一块地契卖掉后,妈妈与爸爸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中。5岁的我很明白,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爱情。妈妈的日记是藏在床底的一个精致的枫红色木盒子中,恶魔作怪下我偷窥了她的心灵。也许是我的出现,他们才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吧,我的存在,将他和她禁锢于只存在责任的婚姻。

弟弟苏鸣不会说话,我甚至

传说中有一种美丽的鸟,她羽毛如被熊熊烈火点燃而徐徐生辉,如火如荼的身影穿梭于荆棘灌木丛中。她优美的歌喉与生俱来,遗憾的是她只唱一次。短暂而漫长中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自从离开母亲的庇护,道别温存过她体温的雀巢,她马不停蹄、鸟不停飞地寻找荆棘丛。就像是睡美人一样,静静地酣睡于危机重重的荆棘丛林中,等待着英勇的白马王子挥剑救助。只是,荆棘鸟所期望的并不是童话世界中的团圆结局,她的夙愿就是不断地寻找荆棘树,一株长而尖的荆棘树。在本能的催促下,漫无目的地寻找,忍耐着寒冷与疲倦的煎熬,她都默不出声……

当她如愿以偿的时候,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深深地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万物都不知道她的理由。她只是唱着、唱着,在奄奄一息的时刻,超脱了自身的痛苦,将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升华如同神乐之音,使人世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直到她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美妙绝伦的音符轻轻地点缀着她生命的句号,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而烂漫的谜。

荆棘树等待属于自己的荆棘鸟,荆棘鸟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荆棘树。香消玉殒后,又能怎么样?

然而,我又在等待着什么?

一 严明高中

16岁的夏天,林小琳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23路公共汽车下车到安明路。她放下累重的行李,用袖子擦擦额前的汗珠。今天阳光明媚,林小琳并没有受到阳光明媚的熏陶。此时,她正在烦恼着该怎样进去这间在她面前紧闭大门的学校。严明高级中学,是A市数一数二的特级高中。考上这间高中,林小琳并不是因为它在A市的知名度,因为她哥哥也在这间高中读书。林小琳是高一新生,而她哥哥林风是高三冲锋生。

后来不知道经过多少波折,她只记得当她在校门外探头探脑的时候正好被校长看到,那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半个头的小老头,微微发着油光的头上顶着地中海趋势的头发,死死地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厉声喝然,害得林小琳的可怜小头颅差点就要命丧于校门的铁栏之间。后来被带到校长办公室,无奈之下拨通哥哥的电话。她看着校长知道是林风,本来扭得麻花似的眉毛马上舒展而抚为弯弯的新月,变脸比翻书还快,笑脸如风。多少奔波后,林小琳终于可以喘口气,一切都打点好了。到头来,她还只能充当襁褓中的婴儿,享受着庇护。

102班中,临于角落的一个小座位。林小琳在进入教室的瞬间就转身走去,自然地坐在临于角落的那个小座位上。她只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细细吟唱,没有听众,没有灯光。只是喜欢,喜欢才去歌唱。她懒洋洋地用手托住下巴,缓缓的目光流向窗外的风光。同桌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叫裴珈。林小琳像一只看似驯养的小猫,扑闪着有着深深的双眼皮眼睛,温纯地听着裴珈替她介绍学校里的规矩,还有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的丰功伟绩。不时点下头表示“我正在听”,眼角的余光不停地停留在对面的高楼。高三的教学楼。

林小琳从小就有一种意念,要胜过林风。林小琳并不是林风亲生妹妹,对,林小琳是林风的爸爸妈妈收养回来的女儿。林小琳其实是很想跟林风相处好,可是林风太优秀了,他很喜欢坏坏地捣乱她的头发,在他眼里她永远只是一个小孩。林风很温柔,很亲切。林小琳很淑女,笑起来很甜很美。何人在笑?安其皮囊。林小琳所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小琳的喜好习惯。林小琳所不知道的,林风都知道,包括林风自己的喜好习惯。

二 小琳,苏小琳,林小琳

我叫小琳。我没有童年,更没有家人,没有家,我是我心中埋藏得不透风的自己。

我叫苏小琳,我是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苏鸣。我的童年很难忘,每天浸没于尖锋相对的争吵声中。自从爸爸决定辞去做司机的工作而改行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当一位农民,我的家就蒙上一层厚厚的玻璃碎痕。妈妈对于爸爸这种疯狂的决定感到失望,后来爸爸的农场经济不周把家里唯一的一块地契卖掉后,妈妈与爸爸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中。5岁的我很明白,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爱情。妈妈的日记是藏在床底的一个精致的枫红色木盒子中,恶魔作怪下我偷窥了她的心灵。也许是我的出现,他们才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吧,我的存在,将他和她禁锢于只存在责任的婚姻。

弟弟苏鸣不会说话,我甚至

第7篇:一路的荆棘

似水的年华,一点一滴地从我们的手中逃走。我们不曾发觉,不曾感伤。只是到了终点,转过身,带着微笑轻描这一路的荆棘。——题记

沉睡不愿醒来,任凭泪打湿心痕,绽放追忆的小花,追忆着似水的年华。

曾经,晴空下豪言壮志地描绘离别后的未来。

曾经,我们在风中哭泣着以后的离别,让风带着泪飘向远方。

曾经,我们无数次地在星空下宣读我们的誓言……

昨夜的星辰,昨夜的风。那些萌动的过去已随着流年悄然逝去。我们怀念,我们追忆过去;别怀念,别追忆,怀念也回不去过去……

泪水打湿睫毛,三年的时光,唯有不舍……

初一的我们桀骜不驯,将一切视为身外之物,不会思考未来,不会追忆过去,只是一味地享受现在。也许那时的我们十分可恶,乃至可恨,但那时的我们却一直洋溢着青春的快乐。那年我十三岁。

初二的我们渐渐长大,开始关心身边的一切,幻想美好的未来,慢慢地步入青春的雨季。老师的眼中,我们是不理世事的小孩;考试面前,我们是渺小的炮灰。曾无数次地立志努力,却又一次次地失败,我们在炮灰中历练。我们也曾迷茫,也曾颓废,我们知道怎样用眼泪来诉说一切,那时的我们如同六月的雨一般湿润,。那年我十四岁。

初三夜如约而至的到来了,我们开始忙碌,开始苦恼。也开始选择我们的未来,我们憧憬,憧憬未来的美好;我们害怕,害怕以后的黑暗;

如今的我们如一杯浓郁的苦茶,苦中有甘,回味无穷。静静的品,个中的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一路荆棘过后,一定会有花开。

旺苍县普济中学初三:龚梦

第8篇:我为荆棘狂

“ 我像散落在野地里沙,唤也唤不会了过往,手里的滚烫,不是倔强,遍体鳞伤。沉默不说话,不是退让,往爱的方向固执的抵抗,像开在荆棘里的花,细雨中飘香。盛开在荆棘里的花,越是流泪越仰望,爱是一步一步坚强,奋不顾身的绽放。”我为荆棘狂。

——题记

轻击鼠标,电脑开始播放飞儿乐团的《荆棘里的花》。

这一刻我忽然想起你来了呢,小狄。

和小狄相识是在网上。因为一次很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她的网名——我为荆棘狂,好奇心驱使我和这个带着一丝荆棘味道的陌生人聊了起来。

她告诉我她16岁,但是她话语间透露出与16岁不太协调的成熟。

就这样,两个从未谋面的人渐渐地变成了知心好友。只是在一般人看来或许有那么一点不可思议,因为网络里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不能让人相信的。不过还好有我们俩的信心在。

“友情大于天。”这是小狄告诉我的。

我们一直经营着我们大于天的友情,即使我们素未谋面。

“青春是裹了一层糖衣的忧伤。”这也是小狄告诉我的。于是我就认为喜欢荆棘的人,是喜欢忧伤的。

后来小狄告诉我他的家世。

他生活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爸爸妈妈常年在外,一年中一家人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3天,可想而知,小狄的日子通常都是与寂寞一起走过的。可是他阳光的话语实在难让我把它与寂寞联系在一起,或许这就是他喜欢荆棘的原因吧。

小狄喜欢所有关于荆棘的照片,他也发了许多给我。那弯曲的树干,和那满身的针尖,

着实让我心里发毛,不过小狄说那是一种独特的美,我是到后来才慢慢体会到那句话的含义的。

小狄说在一年的365分之363中,都是荆棘陪她度过的。在她伤心、绝望、迷惘时,他都会想起荆棘,因为荆棘会告诉她坚强的走下去,荆棘会在冥冥中给他力量。

直到有一天,小狄从网上消失了。从那以后,小狄的荆棘头像没有在跳动过,一直是灰色的,就从那天开始,我再也问不到荆棘的味道,再也没有人不停的给我发荆棘的照片,再也没有人给我说“青春是裹了一层糖衣的忧伤”,再也没有。

我一直听着《荆棘里的花》,一直在学着忧伤,小狄,我在等你,你知道吗?

在你小时候第101天后,我还是如平常那样打开电脑,听着《荆棘里的花》,又如平常那样盯着小狄的头像发呆。

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信息:“暮凉,我回来了。”

我一惊,因为我又问到了荆棘的味道。

“小狄,是你吗?”

对方发来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我家出现了一些变故,爸爸公司破产了,妈妈也跟爸爸离婚了,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懦弱的一面,所以,我想等我收拾好心情后,再来见你。”

“你为什么改名了,为什么不叫我荆棘狂了?”

“只是我自己的原因吧,因为我不像再童真下去。”

“童真?”

第9篇:荆棘地里的金达莱

“你呀,怎么会长在这里?为了让人们颂扬你的坚强?现实点,理智点罢,你在这里根本无法生存!”荆棘这样说。 听着荆棘这样的话,金达莱没有哭泣,因为,她早已经历过更痛的痛苦:在她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曾被风吹离故乡,吹到了沼泽地,她在沼泽地里挣扎,而在沼泽地旁的那一切,除了给了她嘲笑,除了幸灾乐祸之外,什么也没有;当时,她多么希望可以得到帮助,可是沼泽地旁的那一切,都是那么冷漠。 好不容易,这一颗种子被风卷走,吹到了离故乡好远好远的荆棘地;好不容易,这一颗种子种在荆棘地里,在这片荆棘地里根。 尽管已经伤痕累累,还是要坚持下去,她相信,在她长高了的时候,长的比周围的荆棘高的时候,那些荆棘就不会再扎伤她,就不敢再对她说这样的话了。 当她被荆棘划伤,感到难以支持下去的时候,原先说话的那根荆棘又说:“你呀!不听劝告,吃亏了吧?真是的,你当时怎么就非要长在这里呢?真的疯了么?理智一点吧,你在这里是无法生存的。” 好吧,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不想理会,也不能够理会。金达莱笑着哭了,笑得非常骄傲,她以为,她就要壮烈牺牲了。 “你笑吧,笑吧,反正你也是在哭。”刚才说话的荆棘又说。 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她没有哭,因为她流的不是眼泪,是血。” “是雅典娜女神。”金达莱的生命中再一次散发出希望的光芒,她感觉到,她活过来了。雅典娜什么忙也没有帮,只轻轻在她耳畔说了一句话。 当金达莱长得真的比周围的荆棘都高时,真的成就了世界上最美丽地花开。 这朵金达莱被赐予永生,她还记得雅典娜,这位乐于助人的女神告诉她的话——“金达莱,坚持住!”

第10篇:小丑与荆棘鸟

生命里飞过一只荆棘鸟

它身上的刺掩盖在羽毛下

锋利的刺被藏得很深

它不会去伤害别人

它只会伤害自己

痛得忘了呼吸

它依旧不会呻吟

小丑与荆棘鸟的悲剧是相同的

它们有痛但它们却不会喊痛

我不是一只荆棘鸟

因为我没有翅膀

我不能带着满身的伤口飞翔

我找不到疗伤的天堂

我只是一个小丑

生活在别人的欢乐之下

我没有灯笼

黑夜里迷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