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小电脑

2015-09-03 11:50,字数:718个字,共42625人读过

第1篇:电脑搬家记

大家好!我是陆森源爸爸买的电脑!我这个电脑怎么会搬家呢?大家一定会有疑惑吧!那么就来看看我的说明吧!

搬家地点一:小主人的小舅家

小主人的小舅是一个电脑高手,同时也酷爱玩电脑游戏。这不,小主人正津津有味的玩“魔兽争霸”,突然,他的妈妈告诉他,等会他的小舅要把电脑般到他家去,再设置个上网功能。我一听这话,心里美滋滋的,“要是我可以上网,我的作用可就更打啦!”可小主人的心一下子落到谷底了。这也难怪,小主人本来就喜欢玩电脑,要是我走了,他就没的玩了。不过这对他也有好处,要是他整天迷着电脑游戏,那他的学习一定会下降的!就这样,小主人只有在双休日去小舅家玩电脑了。

搬家地点二:小主人自己家

其实小主人是住在他姥姥家的,他自己家呢?那就是小主人那不经常回家的爸爸住的地方。由于小主人的小舅买了新的电脑,他的爸爸又怕我影响小主人的学习,便把我般到了小主人的自己家。而那,小主人也不经常去,所以是最合适的地方。但我就寂寞了,整天坐在这阴暗的地方,没有阳光,对我来说简直是地狱啊!小主人,你一定要好好学习,把我从这个地方“拯救”出去啊!

搬家地点三:小主人的姥姥家

终于,小主人的妈妈把我从“地狱”拯救出来了。原来,小主人的妈妈决定要好好学习电脑,便让小主人的爸爸把我般了回去。他的妈妈可真勤奋啊!每天不管上完班多晚,总是要练习最近电脑课上学习的内容。小主人也不甘示弱,他一连用“Word”做了书签、少儿报、自我介绍等东东。真是一对勤奋的母子呀!

最后,我忠心地祝福小主人早日用优异的成绩来换来可以上网的奖励!

第2篇:我的暑假我做主

转眼间,暑假就要去逝了。

记得七月十三号那个晴朗的早晨,我一身素装打扮,就那么提着主机,背着破吉他就上了巴士,巴士的司机好功夫啊,车速直逼奔驰,我的吉他摔了M次,还砸中了一个帅哥的头,使其头起包包,我深感内疚啊!虽然路上的风光依旧,鹤舞白沙,但我心飞翔,眯着眼睛到了家。

在家这段日子,我着着实实的做了个人们口中所谓的宅男,其实“宅”分很多种,有大宅小宅,大楼小楼和四合院也算宅,只是我家小,只有两层,那就算我小宅吧!

但是,我又不是从头到尾都窝家里,所以我只能算小宅宅,为什么呢?因为我出去肯定是去干正事了。在家我基本窝电脑,我承认,但是奇怪啊,怎么我眼睛度数没加深呢,去了眼镜店测了下竟然没加深,这点让我吃了一鲸。后来老爸买了电视里广告的“好视力”,贴啊贴的,凉凉的感觉。

我就这么窝着电脑,因为我要学3DS MAX,我带主机回家也只有一个目的,学3DS MAX,是的,我要学。然后我的魂就丢了,给跑跑卡丁车弄丢了。。。。所以过了几天我发誓,我要学3D,怎么学,我不知道,我从师兄那拷了教程的,可是,里边的教程好肤浅,我要看深奥的才能看懂啊。。。于是。。我学会做茶壶,晕。

后来我知道形势不容乐观了,因为好多同学都花钱去学了,那我怎么办,合着就我一个人在旁边纳凉啊?不,我要扭转形势。。。。

终于某一天,我发现了个好网站,里边的教程用的软件竟然跟我的3D8界面一摸一样,而且是从菜鸟级开始教的哦,我看着我中文版的3D界面,再看看网站上也是中文版的3D界面,我呀!差点就兴奋的晕瘫在地,所幸我定力好,练过扎马,没倒。。。。

就这么着,我学会了3D基本功,虽然太难的不会,但基本的会做就够了。在此同时,我也学会了CDR,哈哈,别人逼我的,因为帮人家弄广告牌,而且指定要用CDR,弄得现在对它很敏感。

接着这几天,我想做网赚,什么叫网赚呢?就是在一个网站上挂广告,别人点击我就收钱,可是在网上混的真不容易,做了三天连同在威客网做任务一起算就两块钱,虽没有起早,但我贪黑,而且很积极,可以说废井忘食啊!可是两块钱真打击我信心啊!~~~~(>;_

第3篇:我的幺爹

我的幺爹叫刘超,今年30岁,长得白白胖胖,圆圆的脸上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戴着一幅眼镜,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鼻子,一张大大的嘴巴。时常穿深绿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

幺爹小时侯热爱学习,热爱劳动,从小帮奶奶做事。经常放学回家饿极了,还做家庭作业。7岁会做饭8岁会炒菜。小学一年级就入了少先队,还当班干部,每学期都是三好学生,最后考上医学院校。

他现在在太和医院CT室工作,也就是用计算机断层扫描检查病人的身体,一个人的全身有一点点病变,他都可以检查出来。这真是先进的技术啊!幺爹工作非常认真,经常加班加点,还帮别人值班,有时中午晚上都不回家。医院表彰他为先进工作者。

幺爹工作之余从不打牌,也不抽烟,很少喝酒。下班回家总是买菜做饭,有时带他们家小弟弟玩。但他有一个爱好是玩电脑,可是他并不爱玩游戏,而是上网查阅学习资料,下载工作软件,还把CT图片制作成档案存在电脑里,以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

幺爹非常喜欢我。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他每个星期都要去接我3次,带我在五堰附近玩一下,再把我送回家。他星期天有时带我到公园玩,有时带我逛街,给我买些衣服或吃的东西。他还给我订阅了大灰狼画报,因为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特别喜欢画画,他鼓励我当个小画家。他还给我买乒乓球拍,让我锻炼身体。有时把我接到他家里玩,还给我洗头洗澡剪指甲。现在他常指导我学电脑,还要求我学英语,将来做个有用的人。有时我心情不好,他就和我谈心,好象我的好朋友。

我的幺爹读书时是个好学生,工作时是个好医生,在家里是个好家长,对我像个好朋友。他真是我喜欢的人。

第4篇:我的乌小鹭

我的乌小鹭 我的乌小鹭

七月下旬,我和爸爸乘张阿姨的车去一个苗圃。刚到苗圃门口,我就听见路边树林中有悦耳的啾啾的鸟鸣声,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叫上爸爸及苗圃的葛师傅走进树丛去捉鸟。

我顺着鸟叫声传来的方向急切地寻找着,这时听见葛伯叫我:“乔若岩,快看!”我抬头一瞧,一只全身褐色、带白斑的鸟跃入我的眼帘。葛伯和爸爸去摇那只鸟站的树,那只鸟还不飞,并跳到另一颗树上,因为这棵树小,所以摇得那小鸟直晃悠,立不稳,一下子摔在地上,撒腿就跑,我赶紧追上去,捉住了它,好大一只鸟!翅膀展开有我胳膊那么长,脖子和脚伸开有我指尖到肩那么长,我们就这样连续捉了三只同样的鸟,我把它们装进张阿姨的车箱里,它们害怕地倦缩在角落里,我想它们跟我熟了就好了。回家后,我和爸爸把它们放在小房里。

听葛伯说这种鸟是幼鹭,且它们叫声像乌鸦,于是我给它们起名乌大鹭、乌二鹭、乌小鹭。因为大鸟是灰色的,所以我认为它们是苍鹭。第二天,我在电脑上查找关于幼苍鹭的图片,图片上的幼苍鹭和我的小鸟一样,都是长脖、长腿、长嘴,再查一查资料,苍鹭吃鱼,我就让妈妈买了一元小鱼,足有50条,一开始我把鱼和水放进一个小盒子里,我以为它们自己会吃,等到中午一看,小盒子已翻倒在地,苍鹭也飞了出来,并把小房搞得一团糟,有两只把一层的纸箱蹬出个洞钻了进去,另一只动也不动,藏在一个很隐蔽的沟里,其他纸箱子有的翻了,里面的报纸和纸片撒了一地,矿泉水瓶滚得东一个西一个。下午再去时,只见它们三个飞上飞下,大鹭飞到第三层,蹬下来个篮子和个瓷缸子,二鹭飞到二层拉了许多屎,小鹭没惹大麻烦,只是把箱子片蹬到地上,使缸子没被摔碎,此后我家小房成了它们的乐园。

这三只小鸟不会自己吃东西,只靠我们喂食。我爸先扒开苍鹭的嘴,一次放一条鱼,后来喂壮了,有一次我往大鹭嘴里放鱼,它的力气很大,一合嘴我爸爸就撑不住了,还把我的手钳住了,我使劲把手拽出来,一看,手上一道深深的血痕,血马上流了出来,它好象还很得意,快速地扑棱着翅膀跑了藏了起来,我只好不管它,去喂二鹭。小鹭已经吃饱了,在纸箱堆上扑棱,无法无天,真难管教。

就这样我们喂了这些小鸟一周。爸爸又要去苗圃,并让我把乌大鹭乌二鹭乌小鹭装在盒子里带过去放飞。我一开始还不同意,因为我太喜欢它们了,它们不仅可爱,每天喂食时还特有趣,我不舍得它们,爸爸执拗不过我,只让我留下乌小鹭,我认为它没伴,后来我想了想,又答应了,我给它们两个录了像,现在又想起来,当时忘记给它们往脚上绑红绳以做记念,后来在苗圃,见到了发白但还不会飞的苍鹭,不知是不是它们?也不知它们快不快乐?

以后我和爸爸只喂小鹭,这一个弱一点,喂食时它自己就张嘴,以前大鹭二鹭在时,他们总爱伪装成小房里的物件,屁股向外,像是有尘土的木头,后来我们熟了,在好朋友面前谁也不会伪装的,所以小鹭不跑就在那站着,头向外。现在我故意喊一声,吓唬它,它也是一动不动,我把手伸向它的嘴,它也只是轻轻啄一下手指,平常它仰着脖子站立着,有大王气概,抓住它时它却变的像小孩子一样两脚蹬地后蹭,但有一天,爸爸去喂它,它不动,仍旧卧着,给它手,它也不啄了,晚上我要去青岛,临行时,我去看它,进门一看,什么都没有,低头一看,小鹭就躺在门边,我一摸,它浑身冰凉,我意识到它死了,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养了这么长时间,不说一声就走了,太绝情了。

在去青岛的路上,我很想它甚至还以为它还活着还怕它饿,我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它为什么死在了门口呢?是不是要见我和爸爸最后一面,还是想出去见它的朋友们呢?现在我很后悔,为什么要把它捉回来,如果不这样,也许它现在正站在枝头高歌呢,为什么我不喂好它呢如果我喂好了小鹭说不定它现在正在小房的第三层睡觉呢,我后悔极了。

石岗二小

乔若岩

第5篇:我的乌小鹭

我的乌小鹭 我的乌小鹭

七月下旬,我和爸爸乘张阿姨的车去一个苗圃。刚到苗圃门口,我就听见路边树林中有悦耳的啾啾的鸟鸣声,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叫上爸爸及苗圃的葛师傅走进树丛去捉鸟。

我顺着鸟叫声传来的方向急切地寻找着,这时听见葛伯叫我:“乔若岩,快看!”我抬头一瞧,一只全身褐色、带白斑的鸟跃入我的眼帘。葛伯和爸爸去摇那只鸟站的树,那只鸟还不飞,并跳到另一颗树上,因为这棵树小,所以摇得那小鸟直晃悠,立不稳,一下子摔在地上,撒腿就跑,我赶紧追上去,捉住了它,好大一只鸟!翅膀展开有我胳膊那么长,脖子和脚伸开有我指尖到肩那么长,我们就这样连续捉了三只同样的鸟,我把它们装进张阿姨的车箱里,它们害怕地倦缩在角落里,我想它们跟我熟了就好了。回家后,我和爸爸把它们放在小房里。

听葛伯说这种鸟是幼鹭,且它们叫声像乌鸦,于是我给它们起名乌大鹭、乌二鹭、乌小鹭。因为大鸟是灰色的,所以我认为它们是苍鹭。第二天,我在电脑上查找关于幼苍鹭的图片,图片上的幼苍鹭和我的小鸟一样,都是长脖、长腿、长嘴,再查一查资料,苍鹭吃鱼,我就让妈妈买了一元小鱼,足有50条,一开始我把鱼和水放进一个小盒子里,我以为它们自己会吃,等到中午一看,小盒子已翻倒在地,苍鹭也飞了出来,并把小房搞得一团糟,有两只把一层的纸箱蹬出个洞钻了进去,另一只动也不动,藏在一个很隐蔽的沟里,其他纸箱子有的翻了,里面的报纸和纸片撒了一地,矿泉水瓶滚得东一个西一个。下午再去时,只见它们三个飞上飞下,大鹭飞到第三层,蹬下来个篮子和个瓷缸子,二鹭飞到二层拉了许多屎,小鹭没惹大麻烦,只是把箱子片蹬到地上,使缸子没被摔碎,此后我家小房成了它们的乐园。

这三只小鸟不会自己吃东西,只靠我们喂食。我爸先扒开苍鹭的嘴,一次放一条鱼,后来喂壮了,有一次我往大鹭嘴里放鱼,它的力气很大,一合嘴我爸爸就撑不住了,还把我的手钳住了,我使劲把手拽出来,一看,手上一道深深的血痕,血马上流了出来,它好象还很得意,快速地扑棱着翅膀跑了藏了起来,我只好不管它,去喂二鹭。小鹭已经吃饱了,在纸箱堆上扑棱,无法无天,真难管教。

就这样我们喂了这些小鸟一周。爸爸又要去苗圃,并让我把乌大鹭乌二鹭乌小鹭装在盒子里带过去放飞。我一开始还不同意,因为我太喜欢它们了,它们不仅可爱,每天喂食时还特有趣,我不舍得它们,爸爸执拗不过我,只让我留下乌小鹭,我认为它没伴,后来我想了想,又答应了,我给它们两个录了像,现在又想起来,当时忘记给它们往脚上绑红绳以做记念,后来在苗圃,见到了发白但还不会飞的苍鹭,不知是不是它们?也不知它们快不快乐?

以后我和爸爸只喂小鹭,这一个弱一点,喂食时它自己就张嘴,以前大鹭二鹭在时,他们总爱伪装成小房里的物件,屁股向外,像是有尘土的木头,后来我们熟了,在好朋友面前谁也不会伪装的,所以小鹭不跑就在那站着,头向外。现在我故意喊一声,吓唬它,它也是一动不动,我把手伸向它的嘴,它也只是轻轻啄一下手指,平常它仰着脖子站立着,有大王气概,抓住它时它却变的像小孩子一样两脚蹬地后蹭,但有一天,爸爸去喂它,它不动,仍旧卧着,给它手,它也不啄了,晚上我要去青岛,临行时,我去看它,进门一看,什么都没有,低头一看,小鹭就躺在门边,我一摸,它浑身冰凉,我意识到它死了,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养了这么长时间,不说一声就走了,太绝情了。

在去青岛的路上,我很想它甚至还以为它还活着还怕它饿,我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它为什么死在了门口呢?是不是要见我和爸爸最后一面,还是想出去见它的朋友们呢?现在我很后悔,为什么要把它捉回来,如果不这样,也许它现在正站在枝头高歌呢,为什么我不喂好它呢如果我喂好了小鹭说不定它现在正在小房的第三层睡觉呢,我后悔极了。

石岗二小

乔若岩

第6篇:我说90后1

“寂寞”的信息一代从我开始记事开始,我就住在一个邻居都不认识的社区里面,每当听到上一代的大哥哥、大姐姐们讨论童年时光的时候,我们感到那么的陌生,“发小儿”“咱们院儿”“家属楼”“韩姨家小六儿”等词基本没有概念,不是因为不懂什么意思,而是没有体验到所以不能理解它们真正的含义。而从我开始可以认识这个社会的时候,又赶上了信息和网络高速发展的年代,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拥有了我的第一台电脑,从此显示器成为了最好的朋友,那年我13岁,第二年我开始接触到了互联网,网络成为我最好的和大千世界沟通的渠道,大量没有划分任何区分的信息充斥着我的双眼,5年的网络生活让了解到了很多,也让我感到了我不再孤独寂寞,网络上或真、或假、或健康、或低俗我几乎全部接触过,我也曾经因为网络上过当、吃过亏,但是我不后悔,因为它可以让我在以后人生道路上拥有一双更加明亮和智慧的眼睛!这也是让我引以自豪的心态!彰显个性的一代自拍,这可能是我平时比较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让我们90后在网络上为人留下了大量的口实,其实这种行为只不过是想推广自己从而认识更多的同龄朋友,因为我们从小就没有什么现实的朋友,我们需要现实的朋友而不是仅限于同学和网络。所以,我们不会错过任何可以展示自己从而有可能交到新朋友的机会。网络发图、参加网络选秀这样的活动至少我知道了是不会错过的,如虽然临近高考,我还是参加了最近网络上比较火的“绝色宝贝”活动,虽然我不漂亮,但是我可以PS(利用一种图形软件修图)我的相片,让“她”变得尽量的美丽,得奖、夺冠我没想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它可以让我们认识更多的真实朋友。和80后先比,我们再也不会做缠着父母要求购买动则上千元的名牌服装和运动鞋,90后的我们不再刻意迷恋名牌,伴随我时间最多的显示器虽然也是三星的,但这并不是品牌迷信和崇洋媚外,而是我们更实际,同样价格我们会选择更好的,实用主义消费是我这个90后的原则。名牌的东西我们并不是不喜欢而是更实际,因为我们已经没有80后当时互相攀比习惯,我们觉得一双几十元的回力运动鞋已经足够,而且我们看到了早出晚归茫茫碌碌父母的不容易。我们的偶像中也包括英雄最后我要强调的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90后心中的偶像绝不仅仅只有娱乐明星,娱乐明星至少在我的偶像目录里排行第三,连企业家都会排在他的前面。而第一名可能和我们的父母一样,是英雄!5.12大地震后,我们90后的新兵在抗震救灾前线的每一幕现在在我眼前还清晰可见,他们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在那段时间里我在网络上发布、转载了无数张他们感人的图片,下面的文字是:“我们90后可以挺起祖国的明天!”90后,可能是用年代来划分的最后一代,因为下一代虽然也是十年,但是却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纪,如何称呼他们?我没有想好,但是我相信他们不会像我们90后那样在一段时间或网络环境中变成贬义词的,至少我们90后不会对他们另眼相看,因为他们可能比我们更“寂寞”,也许我们本身就应该属于是一代人!

第7篇: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