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微笑依旧

2014-09-04 17:40,字数:3590个字,共1106人读过

是谁在前天一个人流泪,是谁在昨天一个人思念,是谁在今天假装微笑,又是谁说明天微笑依旧。

曾经,或许见过彼此,只是人群太拥挤,没有记住;或许有过无数次的擦肩而过,但都没有看到对方的面孔;或许从来都没有相遇,只是觉得那几个人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很相似……

还记得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很少有多在意过对方,总是因为一点小事争吵,无缘无故就会发生争执,然后我们都在那里不理睬对方,过了一会儿那些不愉快就会全都消散。然后我们又开始嘻嘻哈哈,讲些笑话来说对方怎么怎么样。

早晨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怎的,从食堂出来后,和朋友在一起边聊边走。我总是听不进去她在说什么,只是“嗯”“是啊”地应着。我没心思去听一段无关紧要的话,眼睛总是被天天走的简单的人来人往小路吸引。喜欢用余光看两边的花草树木,喜欢偷看几眼从身旁过去的人,喜欢端详不远处边走边聊天的朋友,喜欢凝视着一个人走路的人的表情,然后自己在心里琢磨着那个人在想什么。因此,朋友有时会察觉到不对劲,对我发小脾气,说我不在乎她……我总是在别人埋怨我的时候微笑着,我不愿解释什么,朋友对我也无可奈何。有的时候,想一个人呆会儿,我总是和她说声我先走,便不等回答就跑掉了。我天生就喜欢一个人的时光,不知是因为童年的我经常一个人而习惯了一个人,还是自己喜欢那份无拘无束,无人打扰的时光。我不愿怎样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当死对头冷言冷语对自己时,我也会讲几句狠话讽刺她。

几乎每天都在某个固定的时段里干某件事。早上来到班里,先听同学们开几句玩笑,有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时,我会时不时地插几句嘴,当听到大家聊些我自认为的那些无聊的事时,我会习惯性地望着窗外。我对窗外的那棵树有着一种特别的情感。等课代表们陆续来到,检查练习、收作业之后,便是背书的时间,实际上是同桌们闲聊的时间。我不喜欢在很嘈杂的环境中背书,经常听同桌说一些新闻、生活琐事。同桌是位走读生,相对于住校生,他知道的东西还是蛮多的,从他的话中,我也知道了很多事,比如昨夜哪里哪里打架了、什么肇祸的事;谁和谁的关系又怎样怎样;他上学路上遇到了什么……当老师来了的时候,又开始猜测着老师家里怎么样。老师下来转的时候,如果是男老师,带我们早读课的,只有班主任,他顶多编说老师在家怎样,今天早上起来发现什么,路上有什么意外,他语言表达能力很棒,总是描述得惟妙惟肖。如果是女老师,他的话就说不完了,我们的英语老师和语文老师是一对夫妻,脾气不好,大家都不喜欢她,说真的,我到现在也为她感到惋惜,她妻子、母亲、老师哪一个角色都没当好。唯一好的就是她对她印象里的尖子生特别客气。

我听课时也很难做到全神贯注,我经常被窗外吸引,我们班在年级是有名的优秀班级,班主任也是很骄傲的。但我们的课堂总是太过沉寂,同样的老师在别的班上课,同样和内容,别的班同学能哈哈大笑,我们班只有那几个调皮或活泼的学生笑笑,别的人很少笑。有的老师说,十班真优秀,学生太懂纪律了,课堂上连话都不说。班主任不知劝过我们多少次,甚至教我们怎么做,可是毫无用处。我的同桌是从别的班级调来我们班的,他刚来我们班的那些天,活泼得不得了,老师没说完的话,他就接下来说,但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和他顺,那几天的课堂气氛很活跃,大家都把他当做笑星。后来也有几位同学变得大胆,但他就开始沉默了,那几个刚开始变活跃的同学也就仍回到曾经那般沉寂了。

说起同桌,我一开始只认为他是一位坏学生,毕竟他原来的班级是一个倒数的班,班风不好,他刚来我们班时,只和那几个差生交上朋友,那时的他还不是我同桌,坐在我附近。每次他说脏话、乱扔纸,或者做些别的让我看不惯的事,我总是费尽心机地讽刺他,他的与众不同与插班生的身份引来了老师们的注意。班主任对他的态度怎样我不清楚,不过他曾在一篇文章里写过,原句忘了,大概是说老师瞧不起他。他说那时老师说他能排在我们班40名左右就不错了,他心里当然咽不下这口气,后来不久,便开始改变自己,在快毕业的一次大考中,他在年级排了200多名,班级11名,那时的他高兴得很,等待老师的夸奖,老师先是表示惊喜,然后又说“恐怕是昙花一现”,他脸色瞬间黯淡下来。

我平常总是笑眯眯的,不知怎的,尽管如此,还是有好多人说我很感伤。课间时,我会与男生打打闹闹,我欣赏男生那种大大方方,直来直往的性格。特别反感女生那种娇滴滴的感觉。最厌恶那种私底下很坏却在众人面前装可爱的人,十几年,我就见过这么一个无理取闹的人。真想不通,人性本善,怎么会发展到那般失败的程度。

我们班有一个很棒的女孩子,虽然成绩一般,但人特别好。无论你怎样对她,她总是很热心地帮助你,当你和她都遇到麻烦时,她会毅然选择先帮你解决你的困难。她比我大两岁,我觉得她像我姐姐,便开始叫她姐姐,刚称她姐姐时她很开心,后来在班里我也就这样叫,她就不好意思了。但我一向是不太注意生活细节的,既然在同一个班,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嘛,我仍然这样叫,时间长了,就习惯了。虽然她个子高,年龄也略大一些,但她的心灵就好像童年女孩的心,特单纯,一件几年前的小事,因为一句话,她可以铭记在心里。她的同桌是一位温柔大方的男生,还带着点腼腆,当我需要什么,或者遇到什么问题时,姐姐帮不了我的事,他总可以在旁边出谋划策。

在我的几个好朋友里,最令我感谢的莫非小猪了。她姓朱,个子相对于大家来说,有点矮,并且人又瘦,大家都叫她小猪(小朱)。她人很温柔,也很体贴,天天和我在一起,可委屈她了,我喜欢一个人,她习惯两个人在一起。她很勤劳,做什么事都很快,有时让她先走,她总是说要等我一起,我说我想一个人,她装没听见,依然等着我,我不耐烦了,磨磨蹭蹭地,她便会催几次,她越催,我就好像定了魔似的,速度越慢。幸亏她不像我,我是个没耐心的人,最怕等人了,如果不是等心里那个人,其他人只要等5——10分钟我就开始急起来,再多等一会儿也不行,一定要走。如果一定要等人,附近一定要有花草树木一类的能让我胡思乱想的景物,我想些东西,便会把思绪停留在景物上,也就在意不到自己实际上是在等人了。

我虽然喜欢寂静,但有时也会和一些人闹闹,听些笑话。有时在宿舍里谈到某个人的秘密,就开始八卦起来,嘻嘻哈哈的。我们宿舍人才可多了,有美女帅哥,有作家诗人,还有开心果。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难以静下来,不是这样就那样,整天都能在宿舍听到我们的笑声。当然,我们惹出的麻烦也不少,被主任、班长逮到过几次,管理员就不用说了,被逮到过无数次了。管理员是一位慈祥、幽默、平易近人又不是严厉的母亲。很容易就可以宽容我们,顶多也是说些危言耸听的话来恐吓我们罢了。

素日大家一起吵吵闹闹,到了中考倒计时100天时,我什么也没意识到。只想和以前一样学习、生活,我总是在关键时候变得很离谱,在临中考只剩30多天的时候,我的成绩竟然开始直线下滑,一次退了20多名,两次连续大退步,第二次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我似乎是在沉睡,一点意识也没有,认为只是个失误,老师也和我谈了些话,我曾立下决心要在最后的时候放下一切,一心学习,可是我最终没有做到。心底的不舍还有深深藏在心中的那份感情,把我的大脑搅乱,我人生的第一次挑战以失败退场。中考的状况很离谱,我擅长的科目,曾特别有把握拿高分的,最终却拿了个低到自己都不敢相信分数,曾一直没有考好过的,却意外地得了个测试史上最好的成绩。我愕然,不知是我考试的失态还是命运喜欢捉弄人,但失败的结果我并没有多意外,心里在当时很震惊,但我一直都不是个很在乎分数的人,我不希望分数成为我的整个世界,我爱的,感兴趣的不是考试,当得知结果后,我只是写了篇日记就了结了一切。父母都挺理解我,他们清楚,我是一个怎样的孩子,怎么劝,效果都很难起色,能决定的,只有我自己。

放不下的,最终还是要放下,毕业后,一切就结束了。当然,有缘的话,还可以相聚在同一所高中,只是那可能性有多小?脑海里浮现出初一开学时的情景,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可一晃就是三年,三年的时光就这么快逝去了。我心中惦记的最终还是放不下,还在留恋着,我妄想有一天相聚在高中的校园,思念真的好苦,纠缠着使心如麻,梦中还在追寻,流着泪,望着远方,呆滞着。如果相遇太短暂,美好太容易逝去,我宁愿不要相见,不要相遇,更不要相交。从来没有让自己这么苦,忘记一个人有多难,努力想遗忘,可是一回忆起,所有努力都白费。

当自己再次想起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些事和人,又开始慨叹时间太匆匆,不知道时间的细沙究竟可不可以把往事埋藏在心底,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再回忆起,每回忆一次,就会伤心一回。

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当一切都失去的时候至少还有今天与明天,在面前的是现实与未来,如果可以,就让我记住曾经的美好,遗忘曾经的痛苦与不愉快。就算假装微笑,我也愿意,明天,我会依旧微笑。

——

——

在悲伤的时候,忍住伤心,灿烂地微笑。没有华丽的标题 只有揪心的回忆